烧书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至尊战神 > 第二千四百二十七章 羊皮纸
    想要躲避,已经不是于子仓能够做到的了,烈焰刀芒来袭,手中五阶本源神兵,急忙进行抵挡。&1t;乐-文>.

    这当烈焰刀芒临近之时,便已经感觉到其中可怕的温度。

    心想自己的水系本源之力,能够抵挡一二。

    水系本源之力爆发,衣服水柱从身后向烈焰刀芒拥去。

    但是在触碰到烈焰刀芒之时,水柱全部变成水蒸气,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水克火,是因火可灭水,但是这火到了一定程度,那边不是水可以扑灭,火也一样成为水的克星。

    这要由实力而定,因人而异,所以这于子仓的水系本源,对上李凌天的烈焰攻击。

    就成为了被克制的一方,谁全部成为了水蒸气,便一如既往的冲向于子仓。

    于子仓惊慌失措,这也太过强大,简直不是人类。

    这时还没来得急有更多的思考空间,这烈焰刀芒已经到了眼前。

    光芒大作,火光冲天。

    于子仓没有办法,只能挥动自己的五阶本源神兵,希望可以给自己逃跑争夺一点时间。

    但是当五阶本源神兵,触碰到烈焰刀芒之时,心中最后的一丝希望,也破碎了。

    这烈焰刀芒,瞬间就融化了于子仓手中的本源神兵,五阶本源神兵,竟然在一个照面之下,就变成了铁水。

    没有了五阶本源神兵的阻挡,烈焰刀芒直接轰击在于子仓的身上。

    立刻被轰击而飞,身体在半空中,便没有了任何的气息,满身狼藉的躯体,重重的砸在地面之上。

    如果是正常的烈焰刀芒,绝对可以让于子仓灰飞烟灭。

    但是这烈焰刀芒,是经过了水柱的消磨,还有于子仓手中五阶本源神兵的消耗,最后轰击在于子仓身上的烈焰刀芒,威力已经减弱了很多。

    不过这样的攻击,对于李凌天来说刚刚好。

    与楚玉一同走了过去,这于子仓身体之中,还散发出肉香味。

    正是他的身体已经被烧焦,整个身体已经被狼狈不堪,已经看不到任何的好肉。

    李凌天向于子仓的身体上踹了一脚,胸口处一个令牌脱落而出。

    楚玉捡起一看,令牌是由一种黑色的金属打造而上,上面还刻有一个玄字,背后刻有七四一的字样。

    李凌天对于这各种势力,是没有任何概念,看着楚玉问道:“你知道这是什么令牌吗?”

    楚玉用令牌拍打着自己的手掌,说道:“你还真别说?”

    “你知道?”

    “我也不知道!”楚玉大喘气之后说道。

    李凌天无言以对,过了片刻,无奈的说道:“你以后能不大喘气吗?”

    他说过之后,便蹲下身体,然后从于子仓的手上,拿下来了空间戒指,好好没有损坏。

    如果正常的攻势,全部发挥在于子仓的身上,这空间戒指绝对也就废掉了。

    随便就扔给了楚玉:“你拿着吧!”

    这就是两人的规矩,谁动手空间戒指就归谁所有,所以里面东西时多时少,全凭运气。

    虽然这次是李凌天最后动手,做到的一击必杀,但是最开始这个人就让给楚玉,如果他不出手,楚玉也会解决掉于子仓,所以这空间戒指还是归楚玉所有。

    楚玉扫了一眼空间戒指之内的东西,没有任何珍贵的物品,他也就放心了。

    两人正要离开,李凌天发现于子仓的胸口处有一纯白之物。

    立刻停下脚步,对楚玉说道:“你先等一下,别走!”

    楚玉虽然不知道李凌天要做什么,还是停下了脚步。

    李凌天找到了那纯白一处,然后出去出来,竟然是一张羊皮纸,非常细腻。

    这本身就很离奇,李凌天自己的烈焰刀芒有多么强大的力量,在清楚不过。

    连五阶本源神兵,都能过够融合,何况是一张羊皮纸,但是偏偏就是这么一张羊皮纸,没有任何的损害。

    楚玉见到羊皮纸的时候,也是心生惊讶,与李凌天所想是一样的。

    疑惑的说道:“这到底是什么材质?竟然会如此的坚硬。”

    李凌天的两手放在羊皮纸的两边,然后运动自己身体中的所有力量,进行撕扯。

    本源之力爆发,双臂青筋暴起,猛然发力,进行撕扯。

    在楚玉的关注之下,竟然没有任何毁坏的痕迹,甚至连一点褶皱都没有。

    李凌天面色惊骇,他全力爆发,本源神兵都能够破碎,但是今天竟然会奈何不了这张羊皮纸。

    看似朴实如华,没有任何能量的波动,但就是无法毁坏。

    楚玉兴趣盎然,看着李凌天手中的羊皮纸说道:“让我试试,看看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拿出五阶本源神兵,对着羊皮纸虎视眈眈。

    如果正常的情况下,一定会说楚玉小题大做,但是李凌天一想,这自己五阶本源神兵都可以融化的烈焰,都没有办法。

    更何况是一个五阶本源神兵呢,心想估计也要失败了。

    双手拉扯着羊皮纸,楚玉身体毁天灭地的毁灭本源爆发,灌输进入本源神兵之中。

    双手举起,轻喝一声,猛然挥向这羊皮纸之上。

    当羊皮纸与剑锋发生撞击,原本还威力十足的力量,就如同轰击在棉花上一般,掀不起任何波澜。

    试过之后,楚玉终于对这张羊皮纸妥协,身上的本源之力散去。

    整个人也如同散了气一般,感叹道:“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李凌天与楚玉的消极正相反,现在他对这张羊皮纸充满了期待。

    如果说这只是一张普通的羊皮纸,那么会如此的坚不可摧吗?

    事出反常比有妖,所以他认为这羊皮纸之中,一定有着了不起的秘密。

    李凌天看着楚玉,说道:“你说,这有没有可能,是张藏宝图?”

    楚玉摇头说道:“你可算了吧,你看这上面有一点字迹或者图形吗?”

    李凌天眉毛一挑说道:“如果是藏宝图,才不会这么明显呢,所以一定要非常的隐秘,这羊皮纸就很符合这点。”

    楚玉还是没感觉的说道:“你就说谁能在这张羊皮纸上,可以刻印上图案吧!”(未完待续。)&1t;!--over--&gt;&1t;/div&gt;<div id=t_tip"><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