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第七章 不能没有爱

    这…这到底是怎麽回事…。

    茂树刚洗完澡全身热呼呼的,穿着睡衣仰躺在大床上,一个人望着天花板,呆呆的想着这

    几天所发生的怪事。

    前天、在体育馆仓库,夏姬突然说她喜欢我…。

    昨天、春美打扮成美猫少女的模样,引诱我一起玩禁忌的游戏…。

    今天、秋子老师喝个烂醉,对我性骚扰…。

    这是为什麽?接连几天都有「 遇」。这样的演变实在是太唐突了,虽然很愉快,但还是令

    人不解。茂树根本没想到被祖父逼婚的事被 露了出去,而且也没想到这几个女同学和女老

    师是为了嫁入豪门,而对茂树展开色诱。

    这一切都太不寻常了…

    茂树所知道的,只是具有震撼力的性爱而已。总之、茂树在3天之前也只有过间接接吻的

    经验而已,但在短短3天之内,他体验到口交和巨乳夹击的滋味。由於性的体验来的太快

    太猛,使得这个懵懂的十七岁少年,只感到错愕和疑惑,根本没有机会去感慨失去童贞的

    多愁善感。

    尤其是那个像只发情母狗的秋子,把自己的jīng液和血一起 出来,一想到这段yín乱的行为就

    觉得扫兴。

    茂树经过精力损耗加上为结婚的事烦心,显得相当憔悴,眼睛下面有些微的黑眼圈。就算

    大睡一场也不容易恢复,更糟的是现在不是高枕无忧的时候,因为茂树有很重要的事必须

    要想清楚。总之、必须先把这几天所发生怪事给抛在脑後,以便集中精神去想救深冬的办

    法。

    但是时间已经不多了。期限就是明天,现在已经十一点了,今天即将结束。在所剩的十几

    个小时之内必须想出救深冬的办法才行。就这样烦恼地反覆思考之间,已经一分一秒地逼

    近期限之日了。

    我是为了救深冬而和某个人结婚好呢?还是要狠心扔下深冬不管呢?不、我不能这麽做。

    深冬的身世已经很悲惨了,若是再被开除岂不是更加悲惨?我该怎麽办才好呢。照爷爷的

    话去和某个人结婚?但若是要这麽做,那要找谁做为结婚对象呢?

    茂树越是焦急,思绪就越乱,有时他的脑中会再度想起夏姬和春美的事,更令茂树的头更

    加混乱。

    啊~、我到底要怎麽办才好呢…?

    茂树在想,若是他像大雄一样有个小叮当来帮他解决问题就好了。

    原本整整齐齐地 在床上的被单,在茂树因为心烦而不断扭动之下,变得像波浪一般乱七八

    糟。在这个时候奋起了敲门声。

    叩叩…。

    茂树急忙地起身面对门口的方向。

    「请进。」

    「失礼了。」

    深冬好像怕引起别人注意,特地把门轻轻地关上,深冬穿着黑色的连身裙和白色围裙,一

    副女 的打扮。在深冬恭谨有礼的笑容之中,还带着几许忧郁沈闷的表情。

    深冬站在门口客气地说。

    「我有点事想和你谈,可以吗?」

    「啊、当然可以。」

    茂树肯定地回答之後,端正自己的坐姿。深冬把门关上,站在茂树的前面轻轻地行了个体。

    「这麽晚还来打扰你真不好思意。其实我是来向你道别的…」

    「深冬!」

    茂树听到深冬是来道别的,音调不由得提高起来。

    「你在胡说什麽啊!这件事我一定会解决的,所以你不要再提道别的事…」

    虽然茂树根本没有一个好的解决方法,但他听到深冬说出「道别」两字时,他不得不这麽

    安慰深冬。

    深冬这时顾不得会吵到别人,大声地、寂寞地笑着说。

    「不用再费心了。只要我离开就什麽事都解决了…」

    「可是…」

    看起来好像越说越僵,但事实上茂树也没有想出解决的办法,只说到一半就停下来了。两

    个人站在床边默默相对,房间的气氛更加沈闷。

    一阵寂静之後,深冬战战兢兢地说。

    「最後我…我还有一件事要拜托你…」

    「拜托我?」

    「是的…」

    深冬点点头说。

    「最後…最後让我在你怀里哭…」

    「耶…?」

    茂树正要说些什厅,深冬早一步埋在茂树的胸前,静静地哭泣。

    「呜…呜…呜…」

    深冬像个爱撒娇的孩子般,用她哭湿的脸在茂树怀里磨磨蹭蹭的。

    「刚刚…刚刚我虽然这麽说,可是我不要和你分开。绝对…绝对不要、其实我想和茂树永

    远在一起。」

    「深冬…」

    听到深冬这麽真情流露地表白,茂树不知该说什厅好,只能温柔地抱着深冬颤抖的肩膀——

    隔天-。

    关键性的星期六终於来临。茂树中午上完课之後回到豪宅,就被管家带到茂造的书房,连

    换衣服的空档都没有。管家深深地行了个礼离开之後,坐在红木桌子对面、穿着和服的茂

    造开口。

    「茂树、你应该明白,今天就是约定的日子了。」

    茂树穿着制服,神情紧张地站在桌子前面。茂树解开衬衫的最上面一个扣子,大大地吞了

    口口水後说。

    「爷爷、对於这件事我还有个请求…」

    茂造根本不愿听茂树的请求,他像个闹 扭的孩子般把头往旁边撇开。

    「我不想再听你多说,我只想知道你所决定好了的结婚对象到底是谁。」

    「爷爷…」

    茂造以前常用斜眼瞪人和沈默的态度,以前在面对集团内和他持相反意见的重要干部或代

    表。现在他也用同样的态度,瞪着想要说些什麽的孙子。

    「若是你还不决定或是没有可以结婚的对象,我二话不说立刻开除深冬。这是我们说好的,

    也是你唯一可以救深冬的机会,你不要跟我讨价还价。」

    「…」

    在茂树沈默的时候,茂造突然露出和缓的表情。

    「茂树、我这个要求并不过分。就如我先前跟你说过的,我只是要弥补以前不能祝你父亲

    结婚幸 的遗憾。此外,我也只是想要带个美好的回忆进棺材而已,和你结婚的女孩,她的

    年龄和家世我都不计较,只要是你喜欢的女孩子就行了。」

    不知不觉间,茂造眼睛湿润了起来。

    「茂树、你难道不能成全我这个再活也没多久的老人吗?」

    在茂造软硬兼施之下,茂树被牵着鼻子走。

    「可是、爷爷、就算是要结婚也要有…」

    「喔喔、原来是这样啊,不用担心。为了怕你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我特地为你找了一

    个好女孩。」

    茂造说完就拉开抽屉,从抽屉中拿出一张照片,放在桌上。这张相片还用很高级的相框装

    起来,看起来颇有「大家闺秀」的味道,是个和茂树年纪差不多的女孩,女孩脸蛋非常清

    纯。

    「这个女孩子是犬养集团的继承人,名字叫做纱纪子。我在宴会时见过她两、3次,是个

    好女孩。年龄和你相彷,我想她配得上你吧?」

    茂造也许早料到茂树会找不到合适的对象,所以找了个家世不错的女孩来和孙子匹配。

    「怎麽样、茂树?愿不顾意和这个女孩结婚呢?」

    茂树在茂造游说之下,他的心有点动摇。

    若是点点头的话,就能救深冬了!。

    茂造看着一脸迷惘的茂树,不怀好意地说。

    「难道你要深冬被开除吗?」

    不行。这绝对不行。不能让深冬更加悲惨。所以…。

    「怎麽样、茂树?一直沈默的话,我是无法明白你的意思喔。你是个男人,难道不能果断

    地做决定吗?」

    被逼到无路的茂树,正要开口说出他的决定时,深冬没有敲门就冲进房间来了。大概是深

    冬听到茂树一回到家就被叫到这里,急忙地赶来的吧。深冬抛开训练有素的女 特质,不但

    无礼地闯进来,而且还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

    「深冬、你在干什麽?我有叫你进来吗?」

    「对不起。因为我有重要的事非要告诉老爷不可…」

    无礼地闯进房间的深冬,和茂树肩并肩地站在一起,面向她的主人茂造说。

    「破坏老爷心爱东西的人是我,所以责任应该由我来负,我现在就辞去周防家女 的工作。」

    只差那麽一步就成功了,深冬跑来扰局,让茂造意想不到。

    其实茂造只不过是以要开除深冬为藉口,威胁茂树赶快结婚。若是深冬主动辞职的话,那

    茂造的计划就失败了。再说、深冬从小时候和哥哥一起被茂造领养,况且现在还负责照顾

    孙子的生活起居,若是真的辞职茂造也觉得难过。

    茂造张大眼睛,瞪着深冬。

    「深冬、你闭嘴!」

    「不、我要说!」

    茂造在八年前将深冬领养回来,在这儿工作也有3年的时间了,以前从不曾顶嘴的深冬,

    今天却大声地顶撞主人。茂造没想到深冬会这麽顶撞他,一时也说不出话来。与其说这是

    狗咬主人,不如说是被自己打了一巴掌。

    「我自己犯的错,自己负责。所以…」

    深冬说到这儿就稍稍犹豫了一下。

    「茂树、我不要你为了我而草率地和某个女孩结婚。若是这样,还不如我被赶出去!」

    深冬。

    茂树看到深冬这麽说,他在心中下了一个决定。

    没错、不能再在这个女孩身上加诸不幸了…。

    「爷爷、我决定结婚了。」

    「茂树!」

    深冬悲痛地叫着,相反的、茂造却放松脸部的表情。

    「喔喔、那…那结婚的对象是谁呢?是这个女孩吗?」

    皱巴巴的手指指着桌子上的照片,但茂树却摇摇头。

    「什麽、若是你有决定好的结婚对象就说出来吧!」

    「爷爷。」

    茂树认真地面对眉开眼笑的茂造。很肯定、很清楚的语气说。

    「我、要和深冬结婚!」

    「什…什麽!」

    茂造惊讶得合不上嘴,深冬则惊讶得双手捂住嘴巴,两眼睁得大大的。

    过了一会儿,茂造回过神来,开始大声地怒斥着。

    「你…你说什麽。深冬只是周防家的 人,她根本配不上你…」

    「可是、爷爷、你不是说过结婚的对象不论是谁都可以吗?」

    「我是有这麽说过,但是…」

    茂造一时间被难倒了,不知该怎麽应对。

    茂树趁这个时候向旁边的深冬深情款款的说。

    「深冬、虽然我们的相处时间不久,而且地位相差悬殊,但我希望你能嫁给我…」

    「我…我愿意!」

    深冬看着认真的茂树小声地回答,心中充满无限感激。接着两个人相互真情地凝视着,茂

    造这时发出好像要把他们两人拆散般的巨大怒斥声。

    「不行!我绝不答应你们结婚!」

    茂造长满老人斑、皱巴巴的脸变得通红,指着黏在茂树身旁的深冬说。

    「深冬、你竟然忘了我对你的养育之恩,去勾引我的孙子,你被开除了!像你这种忘恩负

    义的东西,立刻给我滚出这楝豪宅!」

    「爷爷、您若是要把深冬赶出去的话,就连我一起也赶出去吧!」

    「茂树、你…」

    虽然茂造怒不可遏,但茂树却一点儿也不肯让步。而站在身边的深冬,一副不论发生什麽

    事,都跟定茂树的样子。看来这对恋人两心相系的爱情远胜过血浓於水的亲情。

    茂造看着眼前的茂树和深冬两个人,觉得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很久以前…也发生过同样的事。没错、那就是…。

    这段记亿一直被埋藏在心底,是一段难以治愈的伤痛,茂造一直不愿去触碰,但也无法忘

    怀。眼前的情景让茂造又想起这段伤心的回忆。

    我这是在重蹈以往的覆辙吗…?

    没错、今天我又犯了同样的错误。二十年前我坚决不答应儿子茂夫和女 幸惠的婚事,现在

    我又犯了和二十年前相同的错误…。

    可是、现在还来得及。趁现在还没造成无法挽回的不幸之前,我决定要弥补我过去所犯的

    错,那一段无法挽回的过错。

    已经活到七十多岁的茂造,一向是不信神的,但他现在对神充满了感激。

    茂造回复平静之後,用严肃的口气说。

    「茂树…还有你深冬,你们是认真的吗?」

    茂树和深冬两人好像心有灵犀,一起点着头。

    「好、我知道了!」

    茂造面对着眼前这对年轻的情侣,说出他在二十年前没有对他死去的儿子和媳妇所说的话。

    「我答应你们结婚!」——

    结局

    四季如夏之岛-夏威夷。

    在这里到处都可看到日本观光客的踪影,一些老人团体最近也常选择这个地方旅游。

    但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souH集团所属的私人海滩,和有很多日本观光客的地方离得

    很远。了望四周白色沙滩,看不见一个人影,所看到的只是蔚蓝的海岸。仰望,可看到晴

    朗的天空,眺望远处蔚蓝的天和海连接在一起。

    周防茂树和森深冬在结束盛大的结婚典体之後,选定这个地方做为蜜月旅行的地点。这个

    地点是茂造特意为他们两人安排的,看起来是个完美的地点。

    茂树和深冬以往只是在电视上看过夏威夷,根本没想到会有来这儿蜜月旅行的一天。在这

    个没有任何工业污染的纯净海滩上,只有他们两个人的身影,他们觉得好像与世隔绝。可

    是这对刚刚新婚的厅人,只要他们所爱的人陪伴在身旁,就不会感到寂寞。

    茂树身上穿着和睡衣相同的短裤,奶油色的布料上散布着许多手掌大的星星,短裤的长度

    长到膝盖。沙滩上有两张海滩椅并排在一起,茂树就在其中一张海滩椅上面仰躺着。在茂

    树晒红的脸上,这时有影子遮着。茂树张开讨厌阳光的眼睛,看到深冬的倩影。深冬穿着

    无肩带式的连身泳装,身材看来凹凸有致,泳装外面还披着一件白色的外套,大概是不好

    意思露出肩膀吧。深冬的双手各拿着一罐冰的可乐。这些可乐原本是放在离这儿不远的一

    个海滩伞下面的冰桶里,深冬特地准备要给茂树喝的。

    「茂树、这个给你。」

    「啊、谢谢!」

    茂树接过滴着水的可乐,拉开拉环开始喝了起来。深冬则坐在旁边另一张海滩椅上,喝了

    一口可乐之後,看着茂树晒黑的皮肤说。

    「你晒得好彻底喔!」

    「是啊,晒得好黑喔!」

    当地时间是日本时间的昨天傍晚,今天一整个早上都在海边嬉戏。

    「啊、对了,我刚刚去问了一下饭店有关午饭的事,茂树你喜欢吃什麽呢?有中华 理也有

    法国 理,什麽都有。虽然茂树你喜欢吃我做的菜,但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所以…」

    茂树打断了深冬的话。

    「你已经和我结婚了,不能老叫我『茂树』」

    「耶、那麽我要叫你什麽才好呢?」

    「要叫有新婚气息的称呼才行!」

    「怎麽样才叫做有『新婚气息』啊?」

    深冬像个小孩子似地低着头,想仔细听茂树解释,茂树这时在她的耳朵小小声地说。

    「耶耶!」

    深冬脸红着说。

    「真的要这麽叫吗?」

    「当然!」

    茂树点着头说。

    「可是、茂树…」

    深冬想说些什厅,但茂树把头撇过去。

    「你若不这麽叫我的话,我就不回答!」

    「这…」

    深冬手足无措了好一会儿,看到茂树仍不改变心意,深冬害羞地而且令茂树高兴又心急地,

    在茂树的耳朵边说。

    「亲…爱…的(心号)」——

    mRx补述:

    篇末最後插图,夏姬、春美、秋子3位美眉怒气冲冲的sd造形,她们说;「我们的立场

    是?………完全没有!!!」

    ps:各位是否有发现四位美眉的取名刚好是四季呢!——

    後 记

    大家好,我是杂破业,首先要感谢各位读者的拜读大人,读了本书是否有使您的小弟弟更

    有元气呢?我从很久以前就有坐骨神经痛的毛病,现在又更加严重了,所以我就一边听c

    d一边写小说。

    最後好不容易把这本小说完成了,各位读者有好好地看这本小说吗?这本小说这麽厚,若

    是用一只手来翻的话实在很困难。另外、若是觉得前半部很无聊的话,可以只看第四章到

    第六章就行了。

    这次的插图,特别请了「新新人类小波波」的作者 hidiri Rei 先生来担任。因为hidiri Rei

    先生很会画画,所以特别请他来画这本小说的插图。在工作时,我们两个人不断地讨论,

    终於做出令人非常满意的成果。

    我写小说也已经快3年了,自从出道以来,写出来的作品,都是相同风格的东西,我想各

    位读者也已经讨厌了,所以我想改变以往的写作风格。

    这次就在这里向各位读者告别了,我若是继续写作的话,一定会再跟大家见面的。再次感

    谢!

    一九九六年十月底、「h/早川义夫」转述<div id=t_tip"><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