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书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不孤独 > 分卷阅读45
    “沈6你别这样,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你哭出来好不好?你这样我心里也很难受。”

    沈6抬头看我一眼,许久停在眼眶里的眼泪终于落下。

    “宋海川,钟千艺他死了”

    “沈6”

    “他死了,我怎么还能活着”

    我听了蹲下身子搂住他的肩膀,感觉来自身体腕心般的疼痛。我突然有些害怕,害怕沈6的绝望,害怕沈6连活着的信念都荡然无存。

    “沈6你坚强点,你不能倒下,就算为了钟千艺,他肯定也希望你好好活着。”

    “好难啊,海川,真的好难我好疼,我疼死了我看着他那么安静的躺在里面,我看着廖同勋拼命的要把他抱起来,我看着杜明灿帮他擦洗,我却动不了,我控制不了我自己,我一步也动不了,我都没办法控制我自己上前去看他一眼。我不相信,不相信他死了”沈6终于靠在我肩膀上痛哭出声,“他怎么他怎么可以就这么死了,他不会的,不会死的一定一定是他为了摆脱我故意骗我的,他不喜欢我,他不要我缠着他,所以他故意故意撒谎骗我我去找他,我要告诉他,我放掉他了,我不缠着他了,我让他醒过来,不要再骗我了”沈6突然用力推开了我,站起身来就要向钟千艺的病房走去。我连忙起身拉住他,把他紧紧抱住不放。

    “沈6,你冷静点。”

    “宋海川你放开我,我要去找钟千艺,他现在一定醒了,他看到我走了一定就醒过来了。”

    失去理智,我打算先找个医生给他打一针稳定下情绪。我仗着比他高出一头,抱着他就往旁边护士站走。可他到底是个男人,又发了疯般的钟牙舞爪,我废了半天劲,也没挪动多远。

    最终还是护士直接给了他一针,他在软绵绵的倒在了我的怀里。我弯腰把他横抱起来,放到病床上。

    口袋里的电话被经纪人打爆了,我趁着沈6睡下跑出病房接了电话。我知道发布会那边肯定乱成一锅粥了,可是我真的无暇顾及。

    “宋海川你知不知道这部电影对你开拓日本市场多重要?发布会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敢给我玩儿失踪?你哪根筋搭错了?”

    “俊哥,我回国了,沈6这边”

    我听见我可怜的经纪人先生沉沉的叹了口气,他是唯一一个了解沈6对我有多重要的人。

    “你个没良心的,门口的粉丝和记者快把我枪杀了。我还要给你兜着底儿。”

    我挂掉电话回到病床前看着沈6安静的睡颜,静静的跪在地上无声的祷告。我虽是无神论者,当时,却只有这一种方式,可以寄托我心里无尽的心疼,担忧和无助。

    如果天上的神明可见,请求痛苦,疾病永远远离我爱的人。

    回到此时此刻,我看着沈6忙碌而平和的身影,我又成了那个贪心的我。

    如果天上的神明可见,请求可以让我带我爱的人,远离痛苦,疾病。

    我有千言万语想跟他说,却只化成了简简单单的三个字。

    “你好吗?”

    “挺好的啊。”沈6点点头,“在这里很充实,日子过得飞快。什么也来不及想,一天就过去啦。回去累的半死,久治不愈的失眠也治好了。”

    “换了电话也不告诉我,成心让我找不找你啊。”

    “哦。。”沈6转身往园子旁边一处小花园走去,我跟上,两人在一块石头上坐下。“就觉得不好意思啊,对你”

    “什么?”

    “你的采访啊,放送之类的我都有看啊,听见你说的那些,觉得好像我在耽误你啊。”

    我这才恍然。

    彼时他辞掉了工作,房子租了出去,手机换了号,我断了和他所有的联系,只能祈求他主动联系我。于是只要有节目或者采访,我都会找机会通过电视告诉他我的心意。

    其实已经不新鲜的,在他面前已经坦诚过很多次,也被忽略过很多次的心意。

    “我那时联系不上你没办法才”我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

    “我知道的,海川,”他转头,“谢谢你,我很感动。可是你总不能一直等着我,你年龄也不小了,拖不起”

    “那你呢?你是准备一直守着他了吗?”

    沈6摇摇头,苦笑。

    “当然不是啊,你当偶像剧啊,他走了我就为他守一辈子啊?现实可没那么戏剧化。只是”他停顿了一下,“就目前来说,我还忘不了他。他从我十多岁的时候就在心里了,十年的时间,不是说忘就能忘的。你明白吗?”

    我怎么会不明白。

    “也许某一天,我想开了,不喜欢他了,我肯定会再找个人好好过日子的。”

    “那我等你”

    “哈哈算了吧宋海川”他楞了一下,随即笑了,“你也老大不小了,好好找个人凑活过得了。万一等我开窍了还不喜欢你,你亏不亏啊”

    可是怎么办,宋海川天生就不是个喜欢凑活的人。

    “没关系啊。我耗得起。”我无所谓的摇了摇头,“至少你碰上那个人之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人喜欢你,你还有最万不得已的退路。”

    没有人喜欢当那个万不得已,没有人喜欢当退路,可是因为他是沈6,所以我愿意。

    然后他笑了,像花朵,像微风,像太阳。

    草长莺飞,花开花谢。

    他的笑,是我的一切。

    第45章 好久不见

    当我再次在熟悉的地点,熟悉的位置把自己灌得酩酊大醉的时候,我知道,不会再有人吃力的扶着我站不稳的身体,在我吐的时候轻轻拍我的背,帮我准备好干净的衣服,用电饭煲将蜂蜜雪梨水弄得温温热热。

    不会再有一个人接到我的电话的当下,就立即马不停蹄的赶过来,无论在城市的哪个角落,无论是拥堵还是畅通,无论是不是有棘手的事情,都会以最快的时间赶到我的身边,

    不会再有一个人,始终抱着亏欠的心理,对我无私奉献了全部的温暖,让我在他太阳般灼热的温暖中,迷失了心。

    再也不会有那一个人,那个我从懵懂,到成熟,到老去,都一直放在心里的人,我爱的人。

    他离开之前,经历了很长时间的昏迷,我坐在医院走廊的地板上,彻骨的寒意自下而上惹得我浑身冰凉。我只能狠狠的攥着拳头,回忆起他昏迷前跟我说的话,想着他低眉浅笑的样子,想着他抿着嘴漏出酒窝的脸庞,想着他拥抱我时头发擦过我脸庞时的感觉。

    那天我哭了,咬着嘴唇哭的特别的丑,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我说,小艺哥,你欠我的还没还清,你还没看我成家立业,还没看到我幸福,你要这么就不管我了,我姐姐不会原谅你的。

    然后他揪着袖子给我擦眼泪,起身环住我的脖子,轻轻的在我耳边说了句。

    对不起。

    一如我鼓起勇气告诉他我喜欢他时,他给我的回复,

    如此看来,钟千艺果真是欠了我许多,然后不堪重负,落荒而逃。从此,任我踏遍万里征程,寻遍这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都没有他的身影。

    后来有很多次,我去看他的时候偶遇杜明灿,我俩就一人一边坐在小艺哥身边,拿出三个杯子来,一人一杯,喝酒。

    三个人一起喝酒,在他生前是稀有的事,死后,却经常发生。

    这个世界上没了他,我没有心思与任何人为友,也同样没有力气与任何人为敌。

    他走了之后的一段时间,我把自己锁在他的房子里,整日整夜昏天暗地的睡觉,睡梦里,他还可以温柔的对我笑,甚至会一脸心疼的告诉我,他只是把我当弟弟。

    当弟弟也好啊,只要你活着,要我做什么都好。

    有一次或许是梦境太美,我沉迷在美好的梦幻中不愿醒过来,我哭了,哭的歇斯底里,我知道这次的梦将要结束了,我知道我的小艺哥又要离开我了,我知道,我又要面对残忍的现实了。

    可是我不想,我真的受不了了,太痛苦,太痛苦了,我,伸手摸到床头橱上放着的水果刀,割破了手腕。伴随着血液的流失,我看到了他,熟悉的眉眼,可他似乎生气了,脸上是少见的冷淡表情。我上前拉他,他一把甩开我,迅速的消失在眼前。

    我哭着喊他,我让他等等我,我声嘶力竭,可他却没有回头。

    再次醒来,刺眼的阳光让所有的记忆重归原位,我苦笑着,为什么我还活着。

    人,是有灵魂的吧?

    在某个未知空间里,他的灵魂安然的活着,不再有病痛的折磨,死亡的威胁,想我了,便在夜里偷偷潜入我的梦中,生气了,便报复性的好几天不让我在睡梦中看到他。

    所以那日我想要去找他,他硬是不肯,我猜,他并不想见我。

    如此便算了吧,如今,我是一点也不敢违背他的意思,生怕他一个不高兴,就再也不到我梦里来。就这样也没什么不好,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会愿意亲自来接我,握住我的手,把我从思念如疾的无望深渊中解救出来,去到他的世界,我不必再日日熬着这阴阳相隔之苦,可以擦干彼此脸上的泪水,轻轻地,说一句,

    好久不见。<div id=t_tip"><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