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书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锦绣田园,五朵金花 > 《皇上,别太污》第026章:皇上英明!
    恋上你看书网63obook1a,最快更新锦绣田园,五朵金花最新章节!

    雪花说完,.

    烛光下,莹白的手指,和羊脂玉的棋子,交相辉映,如同一副动静相交的画卷。

    而她刚才那句问话,却仿佛是那样的漫不经心。

    韩啸敛眉,漠然道:“来,是他聪明!不来,是他鲁钝!”

    说完,拿起一粒黑子,缓缓放了下去。

    雪花听了韩啸的话,想了想,看着桌子上的棋盘,思忖了片刻。

    “爷,皇上的文采和治国之道虽然是席大哥教的,可是于武功上面,却受过许多你的指点,怎么说也与你有半个师徒之情,他这几日若是不来,你难道真的舍弃他?”

    雪花语气很是淡然。

    韩啸冷哼一声,“他若是今夜不来,那么师徒之情尽!”

    雪花抬眸,“那若明日不来呢?”

    “君臣之情尽!”

    “后日再不来?”雪花说着,拿起了一粒白子。

    韩啸看向雪花,没有说话。

    但是寒星般的眸子中,散发出冰冷的肃杀之气。

    雪花放下手里的棋子,明白了。

    韩啸仍是那个意思——

    另立新君!

    好吧,算她多此一问。

    她家男人已经说过了,给赵骋三日的时间。

    而且,她也相信,韩啸若是想另立新君,肯定能做到。

    “爷,你想想呀,皇上毕竟还年轻,又刚刚经历了一次暗杀,一时想不透,不信任我们,也是有可能的。”雪花下意识的给赵骋找理由。

    “你这是给他求情?”韩啸看着雪花,淡淡的问道。

    他就知道,自家女人,一直都是心软之人。

    雪花眨了眨眼,有吗?

    仔细一想,嗯,确实有。

    不过,雪花还是说道:“爷,这其实不怪皇上,毕竟,我们出现在这里,实在是太凑巧了,皇上若是怀疑我们,也情有可原。”

    谁让人家刚在这里遭到暗杀,自己夫妻就出现在这里了呢。

    “没有情有可原!若是他这么多年都分辨不出忠奸,他就不配坐在那个位置上!”韩啸断然道。

    “爷,你不是也没有判断出,想害皇上的幕后之人是谁吗?”雪花眨巴着眼睛,一副无辜的模样,戳着她家男人的短处。

    韩啸一瞪眼,对于自家女人这副模样,既爱又无奈。

    他是判断不出吗?

    他是不想参与太多!

    该是谁的责任,就要让他自己去抗!

    赵骋又不是他儿子,他干什么要都替他担着?

    况且,让他带兵打仗还可以,朝中那些勾心斗角,.

    于是,韩啸靛黑的眸子,看着雪花,眸底跳跃出簇簇火焰,真想把面前的女人抓到怀里,好好的惩治一番。

    既然想,当然就心随意动了。

    不过,韩啸的手刚一伸出,耳朵动了动,又收了回去。

    “四平,备茶!”韩啸冷冷的吩咐了一声。

    雪花一挑眉,看了看桌子上的茶盏。

    “是,爷。”四平在门外应了一声,脚步声远去了。

    而这时,窗子轻轻一响,从窗外跳进来了一个黑影。

    雪花看到来人,不知不觉的,松了一口气。

    **

    直到赵骋完好无损的从客栈里出来,隐藏在暗处的黑豹和白鹰,才狠狠的吐出了一口气,把心放到了肚子里。

    这若是自家皇上判断失误,那么今晚皇上的行为,就纯属是羊入虎口,自投罗网。

    回到别院,黑豹觉得他必须要尽臣子的职责,再次劝谏皇上一番,免得皇上以后行事再如此的轻率。

    于是,黑豹慎重的说道:“皇上,恕属下直言,您今晚的做法,实在是太危险了。”

    赵骋淡淡的扫了黑豹一眼。

    “朕今晚若是不去,那才是危险。”赵骋平静的道。

    “皇上,您的意思是……”黑豹不解。

    皇上不去见护国公和大长公主,怎么会有危险?

    毕竟,皇上已经发出了消息,重伤不治,连尸体都运送回京了。

    今晚皇上去见护国公,若幕后之人就是护国公,皇上的诈死,就直接成了真死了。

    赵骋听了黑豹的疑问,负手而立,看着窗外的明月,高大的身影,如同一座撼然不动的山峰,又如同一柄寒光四射的宝剑。

    “朕去的时候,护国公和大长公主,正在等着朕。”赵骋的眸中,一片漆黑,深不见底。

    黑豹一惊,“皇上,他们知道您没有死?”

    赵骋一脸冷凝的点了点头。

    “皇上,他们怎么知道您没有死,难道他们就是幕后之人?”

    黑豹说完,出了一身冷汗。

    赵骋看向黑豹。

    他怎么觉得自己当初选择护卫的眼光那么差劲呢?

    这一刻,因为黑豹,赵骋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了怀疑。

    他怎么就选择了这么蠢笨,没有脑子的护卫?

    不过,平时这黑豹看着挺精明的?

    黑豹被赵骋看得有些毛骨悚然。

    “皇上……”.

    赵骋摇了摇头,目光依然转向了窗外,转向了夜空。

    不,应该是转向了夜空中,一颗隐藏在深处的,散发着清冷光辉的寒星。

    “若他们是幕后之人,那么朕现在还能站在这里吗?”赵骋的声音,一如寒星冰冷。

    呃?黑豹终于明白自己问了个愚蠢的问题。

    白鹰站在一旁,看向赵骋,怀疑的说道:“皇上,您是说,护国公和大长公主猜到了您没有死,所以在客栈等着您现身,您若是不去,他们就会认为您不信任他们,那么……”

    没等白鹰说完,赵骋就点了点头。

    “那么,朕就真的危险了。”赵骋冷声说道。

    此时,赵骋幽深不见底的眸子中,飞快的闪过了一道暗芒。

    当时,那桌子上的棋局和茶盏,以及烛光下对弈的两个人,分明是在等着他的。

    特别是看到他的时候,护国公一脸淡然,毫无吃惊之色,而大长公主,甚至松了一口气。

    这一切意味着什么,他焉能不明白?

    他今晚若是不去,恐怕护国公心里就对他有了罅隙了。

    听了赵骋的话,白鹰略一思忖,就出了一身冷汗。

    而黑豹,这时候也终于想明白了内里的凶险。

    话说,韩啸这几年虽然不怎么过问朝中之事,只是带着雪花四处游玩,但是没有人怀疑韩啸在朝廷,最主要的是在军中的影响,即便他早就把兵权上交了。

    更何况,雪花在民间的影响力,也不容小觑。

    黑豹和白鹰,同时想起了他们手里所掌握的,关于韩啸和雪花的情报。

    这一刻,两人真心觉得,韩啸确实没有什么野心,否则的话,这天下,恐怕早就易主了。

    于是,两人一起对着赵骋躬身,大声道:“皇上英明!”

    若说以前他们对赵骋说这句话,那是冠冕堂皇的奉承话,必须如此说,可是现在,他们却是发自内心的这么认为了。

    自家皇上,的确英明!

    赵骋听了两个属下发自内心的称赞,冷硬的眉心,并没有舒展,那如同刀削斧刻般俊朗的面容上,依然一片肃然冷凝。

    这个江山,是他的!

    那么,便永远是他的!

    除非,他不想要了!

    跳跃的烛火,打在赵骋年轻的脸上,显示着坚毅和果断,甚至有一丝嗜血的凶残。

    而他身上那种与生俱来的高贵与威压,更是向四外散发出去,让黑豹和白鹰,都深感压迫。

    赵骋对着黑豹和白鹰挥了挥手。

    两人连忙躬身向外退去。

    “对了,黑豹,明日你去城里的乞丐那里,按照朕的身形,买几套衣服来。”赵骋吩咐道。

    黑豹一愣,“皇上,您这是……”

    赵骋锐利的眸子,看向黑豹。

    黑豹立刻一激灵。

    “属下遵旨!”

    出了房门,黑豹暗自反省,他现在怎么越来越放肆了?

    皇上的吩咐,他照办就是了,竟然白痴的问为什么?

    这不是找死吗?

    白鹰一脸同情的看向黑豹,他也觉得黑豹最近变得愚蠢了。

    黑豹瞪了白鹰一眼,不屑的低声道:“难道你就不好奇,皇上为什么要找乞丐的衣服?而且,还是和他的身量相当的?”

    难道皇上是想自己穿?

    话说,都想穿乞丐的衣服了,干嘛还要身量相当?乞丐不是有件衣服穿就行吗?

    难道是穿上乞丐服,还是保持身材,保持美观吗?

    黑豹皱着眉头,一副沉思状。

    白鹰闲闲的道:“我当然不好奇,皇上还让把他当日受伤时所穿的,那套快成了白布条的里衣留着呢。”

    “……”黑豹。

    他家主子皇上,越来越奇怪了。

    **

    此时,叶家的所有人,无论是兴奋的,还是伤心的,抑或是矛盾纠结的人,都陷入了沉睡。

    明月西斜,给静谧的小山村,渡上了一层恬淡安静的银辉。

    唯有西厢房的床前,坐立着一个人影。

    月光透过破旧的窗纸,隐隐的洒入屋中,却反射出一道道寒厉的银光。

    哑妹阖眼坐着,脑袋上和身上,共扎着九九八十一根银针。

    这些银针虽然不能祛除她脑袋里,压迫神经的血块,却能慢慢的疏散她体内阻塞的筋脉。

    再加上白日老道给的药丸,她的身体暂时不会有危险了。

    至于以后会怎么样,一切随缘吧。

    缓缓的,哑妹睁开了双眼,清冷的眸子中,仿佛有星光流转,在夜色中,散发着摄人心魄的光芒。

    而此时那张惊艳的脸上,哪里有什么隐隐跳动的纹路?

    那肌肤,莹白如同最为上等的玉瓷,细腻如同凝脂玉露,在朦胧的月色中,整个人如同一座上帝亲手缔造的,最为完美的雕像。

    哑妹看了一眼熟睡的叶大婶,伸手快速的拔下了身上的银针。

    然后探查了一下体内的气息,嘴角勾了勾。

    这时,她脸上的那些纹路,又隐隐浮现了出来。

    “囡囡……囡囡……”低低的呓语声响起。

    哑妹顺着声音,向叶大婶看了过去。

    美目中的寒气散去,换上了她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柔和。

    这个便宜的娘,给了她真正的母爱,若是有一天她死了,那么……

    柳眉蹙起,哑妹摇了摇头。

    她必须要尽力活下去,并且,要在她有意外之前,给石头娶个媳妇,最好再能生个孩子。

    有了孙子或是孙女的牵绊,自己这个娘应该就不会把心思过多的放在自己身上了吧。

    不过,在这之前,先要致富,要找一条长久的生财之道,让叶大婶和石头,即便没有了她,也能一辈子生活无虞。

    否则,一切都是枉谈。

    哑妹的眼帘微敛,陷入了沉思。

    **

    叶家分家的消息,如同当初哑妹被说成精怪一样,在百草村迅速传开了。

    一时间,人们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

    有看笑话的,有幸灾乐祸的,有说叶家欺负孤儿寡母的,有同情叶大婶一家的。

    毕竟,这分家却一分田地都不分给,房子只给两间草棚,这种分家方式,在百草村,也是头一份了。

    不过,不管人们怎么说,看笑话和幸灾乐祸的,都躲在后面说,而同情叶大婶一家的,一早就来帮忙了。

    这不,刚吃过早饭,张大山父女就上门了,同来的,还有石头本家的一个叔叔,叫叶壮实。

    话说,当年叶大柱和张大山以及叶壮实,都是村里的猎手,几个人性情相投,处的关系很好。

    叶大柱死后,张大山和叶壮实,对石头也是多有照拂的。

    张大山等人说明了来意,石头满脸的感激。

    因为叶二叔还没有吃早饭,就催促石头快点搬家,所以石头脸色铁青,咬着牙,恨不得立刻搬出去。

    对于叶二叔,石头已经没有什么亲情可言了。

    但是那两间草棚,不好好的收拾一番,根本就不能住人。

    如今看到有人来帮忙,石头当然高兴。

    石头也没客气,带着张大山和叶壮实,直接就去了后院。

    那草棚里的柴草都要倒出来,透风的地方,还要用黄泥堵上,房顶也要再加一层茅草,否则下雨的时候,会四处漏雨。

    而且,还要盘锅灶,土炕什么的。

    叶三叔今天也没有下地,吭哧着争取了叶老头的同意,帮着石头修理屋子。

    当然,叶三叔的做法,引来了叶二叔的不满。

    但是叶二叔想到石头早点把草棚拾掇好了,可以早点搬走,也就没在啰嗦什么。

    男人们去了后院,秋禾把手里的篮子放到炕上,从里面拿出了一套半新的衣裙。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看清爽的就到

    <div id=t_tip"><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