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花贼75

    真漂亮啊。年轻的师傅不禁赞叹起来。

    从县城来到卡车抛锚的三十四公里处,花了整整一个多小时,而不是韩江林所说的半个小时。

    罗丹已经望眼欲穿,望见车灯迫不及待地跳起来挥手。韩江林拿着车上准备的毛毯跳下车,高挑美女罗丹冻得满脸发青,蓬头垢面,像一个村妇。韩江林把毛毯往她身上一裹,她佝偻着背披着毛毯,像风中的柳树瑟瑟发抖,韩江林扶她走上越野车,掏出纸巾让她擦脸,把一包方便面递给她,说,将就吃点吧。

    谌洪和修车师傅围着车看,问,什么地方坏?

    一身油污的司机从背风处冒了出来,熄了火就打不叫了,估计是短路,检查了老半天也没有查原因。韩江林塞了他一包方便面,司机也不说谢,撕开袋子狼吞虎咽。

    修车师傅检查了一下线路,说,修好车得要个把小时,谌队长,山上风寒,你们先回去吧。

    谌洪问,一个小时能修好?

    年轻的修车师傅满脸自信,拍着胸脯打包票,修不好我和他一起挨冻,放心吧。

    谌洪用眼睛征询韩江林的意见,我们走?

    司机说,你们先走,我看罗老板没经过高坡严寒,冻得受不了啦。

    离开的时候,谌洪按了两声喇叭告别。他问罗丹,这个冷的天,你一个大老板怎么还亲自上山来拉材?

    罗丹说,什么大老板,谁的生意不是一分一粒地攒起来的?

    韩江林暗暗看了罗丹一眼,心里对这个精明强干的女人充满了敬佩之情。

    大概疲惫之极,越野车一路颠簸,罗丹嚼着方便面,居然摇晃着迷迷糊糊睡着了,朝韩江林靠了过来,韩江林轻轻地搂着她,闻着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如丝如缕的芳香,他冰冷的血竟然莫名地热了起来。

    谌洪直接把车开到县医院宿舍门前,韩江林惊诧地问,你把车开到这里干什么?谌洪狡诘地问,莫非要我们派出所收留罗老板不成?深夜两点到宾馆,韩部长深夜救美,明天还不得成为街头巷尾的重要新闻?

    到她住的地方啊。

    谌洪反问,她住什么地方?罗丹扭了一下身子,醒了过来,迷糊地问,到家了吗?

    到了到了,谌洪说,好事做到底,你就暂时收留罗老板,没有谁会多心的。

    深更半夜、孤男寡女。韩江林说。

    谌洪果断地说,下车吧。韩江林只得扶着罗丹下了车,谌洪说了一声再见,猛踩了一脚油门,车像箭一般射出去,拐了几个弯消失在深夜的巷道中。

    韩江林连扶带抱把罗丹弄上楼,罗丹似醒非醒,问,你们不会把我拿去卖了吧。

    韩江林说,我就是要把你卖了。

    罗丹懒洋洋地挥了挥手,眯着眼睛笑,卖就卖,老太婆不值钱的。

    睡的时候忘了关空调,屋里温暖如春。罗丹一声叹息,好暖和。身子像烂泥团一样倒在沙发上。韩江林说,洗个热水澡防寒。罗丹似梦非梦,点头说好。<div id=t_tip"><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