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书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跋扈狂少 > 第21章 大闹名都
    第21章 大闹名都

    邵明子穿好被扒掉的衣服,和叶寒走到夜总会进门大厅的时候,看到门口已经被人完全堵死。

    大厅里四周站满了黑色西服的打手,有几十人之多,再加上门外的,恐怕近百人。

    “尼玛,玩笑开大了,叶寒,老子今天要陪你死在这里了,可怜我老婆都还没娶呢,就被你害得英年早逝了。”邵明子苦着脸说。

    “你他妈本来就是个秃驴,还考虑娶老婆的事?再说了,你是个穷逼加丑逼,还尼玛是个嫖/客,就算不死,哪家姑娘会瞎了眼嫁给你?”叶寒不屑地说。

    “那也总比跟着你狗曰的死在这里的强!要不我先走,你自己扛着?”邵明子说。

    “你倒是走啊,看他们让不让你走?不就几十人而已,就把你吓尿了?”叶寒一脸的鄙夷。

    “各位大哥,嘻嘻,这都是是误会啊,纯属误会,我欠的钱,会补上的,各位大哥高抬贵手,放小弟先走,有什么事,你们尽管找他,他留下,我先走,以和为贵,以和为贵……”

    邵明子赔着笑脸,像个小丑似的点头哈腰,希望那些人放他走。

    没有人理他,那些人完全像没听见一样。

    邵明子自觉无趣,又走回来站在叶寒的身边,叶寒能打,既然这些人不放他走,他站在叶寒的身边,更有安全感一些。

    “怎么?没人吊你?”叶寒嘲笑道。

    “你把事惹大了,人家不肯放我走了。都怪你这孙子到处惹事,你害死老子了,我可怜的妈哎,你生下我就不管我,把我扔在孤儿院,让我认识了叶寒这个畜生,今天终于被他害死了,你可要保佑我没事呀,我好歹我是你生的儿子呀……”邵明子竟然祷告起来了。

    “我艹,你既然不知道你妈是谁,你怎么知道你妈死了?又怎么知道你妈肯保佑你?”叶寒皱眉道。

    “也是哦,那我还是求佛祖吧,阿弥托福,佛祖啊,我好歹曾经皈依佛门,虽然后来和女香客偷/情被赶出了寺庙,但我还是一心向佛的,佛祖您一定得保佑我啊……”

    叶寒笑出了声,“原来你当不成和尚是因为和女香客偷/情啊?你还真是现实版的花和尚,有趣有趣!不过佛祖也保佑不了你,现在能保佑你的只有一尊神,你叫他三声爷爷,他就能保你无事。”

    “什么神,只要能保住性命,别说三声了,叫三百声祖宗我也干啊。”邵明子说。

    “我说的神,就是我喽。”叶寒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滚尼玛蛋,就是你这畜生把我害的,都这情况了,还想占我便宜!”邵明子骂道。

    两人自在一旁扯淡,那些黑衣人只是围住他们,却也不动手,叶寒知道他们是在等老大过来,叶寒一直没动手,其实也是在等老大。

    西区的老大,当然就是独眼龙吴秀才,他不是真的秀才,只是他的名字叫秀才而已,他不但不是一个斯文的秀才,而且还是一个道上混的大佬。

    “是哪个小丑敢在老子的地盘上闹事?”

    这时一个略显沙哑的声音传来,一个身子有些单薄的男子走了进来,这人约四十来岁,个子很高,恐怕得有一米八的样子,只是面色有些苍白,大晚上的,他竟然戴着一副墨镜。

    这就是东阳道上有名的‘独眼吴’了,这人年轻时与人斗殴,被人刺瞎了左眼,所以不管在什么场合,他都戴着一副墨镜。

    据说他以前也是很强壮的一个人,以好斗著称,后来东阳地下势/力四分天下,他坐西区霸主,美酒美女都腻了,想找点更刺激的东西,于是碰了独/品,殊不知那玩意儿是比魔鬼还要可怕的东西,沾上后想戒掉就难了,瘾越来越大,终于拖垮了身体,把他一个强壮的身体弄成现在这副德性。

    “你就是吴秀才?”叶寒问。

    “混帐,叫吴爷!”吴秀才身边的一个打手喝道。

    叶寒忽然就到了那个打手的面前,伸手给了他一大嘴巴,“我和你老大说话,你插什么嘴?”

    那打手明知叶寒要打他,但他却是怎么也避不开。

    “小子,你哪条道上的?我们有什么旧怨?”

    吴秀才不愧是老江湖,并没有马上下令动手,他要先搞清楚状况再说,在江/湖混久了,他知道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叶寒在他的地盘上大打出手,肯定是有原因的。

    “第一,你混江/湖也就混了,不该搞黄/赌/独这样害人的东西,尤其是独/品,你自己吸吸也就算了,不应该卖给别人吸,那是最害人的。第二,你不该纵容你的手下打我的朋友舒怡,那只是一个弱女子,几个大男人把人家打得鼻青脸肿,你的那些手下全他妈畜生。第三,你不该绑我兄弟,他欠的钱我自然会还上,为什么要把他绑起来还要打他?以上三条罪状,就是我要砸你场子的理由,如果不够,我可以再补充几条。”叶寒说。

    吴秀才扶了扶墨镜,大笑起来。

    “小子,你吃错药了吧?你他妈谁呀,我卖不卖独关你鸟事?轮得到你来管吗?至于打你的朋友,那是因为你朋友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对了,你说的是那个袁彤手下的小婊/子吧?她是袁彤的人,袁彤都没吭声,你他妈强出什么鸟头?这个死秃驴在我的场子消费不给钱,还要用秘鲁币忽悠我的人,不该打?我不但要打他,我还要让人把他的鸡鸡给割了,看他以后还怎么嫖!”吴秀才喝道。

    邵明子一听要割他二弟,这货吓得赶紧伸手捂住了下面,一脸的紧张,乖乖,这玩意儿可不像韭菜那样割了还能长出来,这家伙一割了,就只能妥妥地当太监了,以后见着再好看的妞,也只能干瞪眼了,这后果太严重了!

    “这么说你准备接着开打?”叶寒问。

    “难道你今天还想竖着出去?对了,你还没说你什么来路呢。”吴秀才说。

    “我叫叶寒,小叶洗车场的董事长就是我了。”叶寒说。

    吴秀才想了一下,好像没听说过这个名字,他以为叶寒说自己是董事长,那至少也是一个专门经营连琐洗车场的公司老板,他万万想不到叶寒的洗车场只有他自己一个员工,董事长是他,总经理是他,洗车工也还是他。

    “还真是没听说过,不是什么人物。”吴秀才说。

    “没听过说就对了,以后不许找袁彤的麻烦,她的地盘,你半只脚也不许踏进去,你不行,你手下的这些废物也不行!记住了?”叶寒说。

    “哈哈,小子,你太嚣张得没道理了,给我打,打得他横着出去,往死里打,后果我来负责!”

    吴秀才忽然就黑下脸来,手指向叶寒一指,手下几个大汉扑向了叶寒,邵明子一看要开打了,赶紧缩到一旁的桌子底下去了。

    在叶寒和吴秀才针锋相对的过程中,只有一个人一直没有说话,这人皮肤和叶寒有点像,有一点微黑,但没叶寒长得帅,他并不像吴秀才其他的小弟那样跟着叫嚣,只是冷眼旁观,这是一个有脑子的人,这人叫张强,是吴秀才手下的重要人物。

    眼看那些人冲了上来,叶寒这一次没有背着手,人太多,只用脚显然是不够了,这样的情况下,没有必要将装逼事业进行到底。

    一名打手一拳挥了过来,叶寒拿住他的手,忽地引向旁边的另外一个打手,后者顿时被打得鼻子流血,而他踢出的一脚,又被叶寒引向另外一个人的下身,踢得那个人捂住小弟弟直跳。

    但是人还是太多了,这样玩下去,恐怕得花很多的时间才能搞定这混乱的场面。

    叶寒忽然怒吼一声,原地拔起,踩在了一个打手的肩上,那打手正要伸出手来拽他,却被他一脚踢在了头部,打手眼前一黑,晕倒过去。

    叶寒行如鬼魅,在那伙人的肩上跳来跳去,只需要一脚,那些人就倒地不起,他从一个人的肩膀跳到另外一个人的肩,一直没有着地,却不断有人倒下。

    打手们跟着吴秀才也打过不少的架,有些还参加过上百人的群殴,但今天他们这么一堆人对付一个人,却完全没有伤到他分毫!

    太诡异了,这也太可怕了,太匪夷所思了!

    打手们心里开始直冒寒气,那些倒下的小伙伴们其实只是晕了,但这些打手们以为是叶寒一脚就把他们踢死了,人都是怕死的,不怕死的人,要么是真英雄,要么就是白痴。

    这些人既不是真英雄,也不是白痴,所以他们都非常的怕死。他们胆怯了,不再往前冲,而是往后退,任吴秀才怎么吼,他们都开始往后溃退。

    大哥固然重要,义气也固然重要,但是命更重要,他们不想死。

    “一群怂包,不敢打就给我滚出去!”吴秀才骂道。

    那些打手一听大哥让他们滚,当然如蒙大赦,赶紧退了出去。

    邵明子看不明白,但叶寒知道是怎么回事,吴秀才这是要动用火力了,他让人退出去,不是要放了叶寒,是为了避免混乱中伤及他自己的人。

    叶寒虽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他并没有准备要跑的意思,他倒要看看,吴秀才还有多少精英没有用上,他要逼吴秀才把家底都亮出来,才知道他到底有多少战斗力。

    ...

    ♂手机用户&#3o331;&#3847o; &#1o9;.z&#1o4;ua&#1o6;&#1o5;.or&#1o3; &#3o334;&#2423o;一下 '跋扈狂少爪机&#2oo7o;屋' 最&#26o32;章&#3341o;第一&#261o2;间&#2o813;费&#384o5;读&#1229o;<div id=t_tip"><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