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书阁小说网 > 风月激情 > 被玩弄的大小姐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104
    ,吊起在车厢吊环上,根本射不出东西来。

    因为肉棒被吊的太高,他只能尽力抬着屁股,这样骚穴和屁眼就都暴露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骚穴紧窄,却被跳蛋撑得大张着口,一开一合地翕动着。

    一个乘客伸手进去拨弄了两下,Jack忍不住张嘴呼喊了起来。

    只是喊出的声音却是发生器里的浪叫声:“啊,大肉棒要插死我了,啊啊啊,嗯,快一点,啊!”正操着Jack嘴的男人愣了一下,停下动作研究他的喉咙:“这占着嘴也能说话,真是高科技呀!”身后众人哈哈大笑起来,有人把搔穴里的跳蛋直接拽了出来,却没料到那跳蛋却是和他身体某处相连的。

    被这么一拽,Jack整个人剧烈的挣扎起来,喉咙猛地收紧,连奶子洞也都一起闭合,上身的三个人几乎同时射了出来。

    “呀,这什么玩意!”身下的男人喊了一身,所有人目光都聚集在了他拉着跳蛋的手上,一个肉团被扯出了Jack的身体,还随着他呼吸一抖一抖的动着。

    “子宫?”有人试着摸了一下,Jack猛地摇头,想要向后退开,可肉棒却被扯得几欲断开,分毫也没能躲开。

    “不要!”Jack哭喊起来,“别弄那个,求你们了!塞回去,求……啊!”原来发声器只录了那么几段话,除此之外他想说的话还是能够通过大脑里的芯片传输到发声器上的。

    这个时候,正是在远程控制的康恒关闭了发声器的自动功能,让Jack说话了。

    Jack一旦能说话,便哭喊着求饶个不停。

    可那些人哪里肯放过他,这么好玩又新鲜有趣的家伙送上门来,当然要玩个够本。

    大家都是同样的心思,今天不尽兴,绝不让这个骚货下车。

    又有人伸手进他肉穴里,把跳蛋猛地一拉,直肠就被拉出了屁眼,和子宫一样垂在两腿之间,像个肉团。

    那人把直肠拉起来细细地看,还忍不住赞了一句:“这娘们看来是准备好了要让人玩的,肠子里这么干净,而且你们闻闻,还是香的呢!”“我来看看。”有人要上手,却被那人挡住:“等会,我先爽一发。”他说着便把自己的肉棒掏出来,也不管肠子是怎么挂着的,就着那一团直接顶进了Jack的屁眼。

    “啊啊啊啊啊啊啊!”Jack尖叫起来,剧痛令他激烈地挣扎起来,哪里还顾得上肉棒的痛,现在他只想躲开屁眼里那个炙热的烧火棍一样的东西。

    可旁人哪里肯叫他动弹,早有人又把肉棒塞进他一只奶子里,回身揪着他头发道:“伸舌头,舔老子屁眼,舔进去,让老子爽一发。”又有人为了他垂在外面的子宫吵了起来,有说两个人肏,有说三个人一起的,最后竟然是四个人一起肏进了子宫里。

    虽然是人造子宫,但是改造的时候医生是特意把神经结构铺好的,和奶子一样,植入的芯片会传输电流,并且刺激大脑,产生高潮的反应。

    四根肉棒插进子宫里,在Jack体外抽插起来,植入子宫的芯片被触发,微小的电流遍布整个子宫壁,将四人几次三番地送上欲仙欲死的高峰。

    Jack被揪着头发,脸贴在男人的屁股上,一股臭味扑鼻而来,这人竟然连屎都没有擦干净就跑出来了!可形势比人强,他忍着恶心,伸出舌头舔弄起那人的屁眼,先是一点点地在外面打圈,等屁眼全部湿润微张,猛地探入舌尖。

    “啊!嗯!”男人浪叫一声,揪着他的奶子抽插的更加卖力起来。

    Jack的舌头渐渐深入,一点点地扫着肠壁,尽力地伺候男人。

    可谁知,一股浓臭的气流直冲喉咙,Jack大惊之下来不及抽出舌头,就有一股黏腻的东西喷进了嘴里。

    “诶?什么东西这么臭啊?”有乘客捂着鼻子四下里寻找。

    Jack想要躲开,那人却忽然坐在了他嘴上,一边摆摆手:“没事没事,我拉给他一点让他吃,看他这瘦的。”其余人满脸不屑,有的去开窗,有的则捂着鼻子继续玩弄Jack别处肉洞。

    Jack知道躲不开,那些浓稠黏腻的大便不停地被排进嘴里,那人却不肯挪开屁股。他如果不咽下去,很可能就被呛死了。

    Jack卖力地吞咽着大便,似乎早已不知道什么是味道,他只是机械地做着别人让他做的事情,挨肏也好,改造身体也罢,甚至现在,被丢到公交车上吃大便。

    他觉得自己可能还不想死,或者只是单纯地不想被大便呛死,所以他要卖力地活着,也许这样可以洗刷一下自己之前的罪恶?Jack眼中闪过自嘲,却被一滴泪冲刷殆尽。

    大便尽数吞进肚子里,男人又命令他舔干净自己的屁眼,这才专心致志地肏干起他的奶子来。

    Jack看了眼在自己身体各个洞穴不停抽插的男人们,忽然莫名地觉得有点恶心,他觉得自己很恶心。

    他扭了一下腰,立刻换来一记巴掌,清脆响亮地拍在屁股上。

    Jack吓了一跳,他下意识地动了下双腿,却听到”咔吧“一声,整个身体重重地跌落在车厢地面上。

    肉棒传来一阵尖利的刺痛,鲜血汩汩涌出。

    Jack痛的几乎晕厥,却听到有人举着一只小腿站了起来:“我地个妈妈呀!这骚货的腿也可以肏!快来看呀!”Jack右腿膝盖一下的小腿部分被截掉,假肢拿开之后,膝盖往上被改造成了一个肉穴,此刻还分泌着粘液一滴滴地流下。

    “看看另一条腿。”有人一边说,一边去扯Jack的左腿,可惜这条腿却是完好的,众人免不了有些失望,紧接着又开始争抢起他右腿的肉穴来。

    Jack的肉棒受了伤,剧痛令他几乎失去意识,可听懂了乘客们话,又真切地看到自己的腿果然是被截断的,才真的是剧烈的打击。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保持清醒的,也许他们在他大脑里装着的芯片可以让他无论怎么被对待都无法晕过去,都永远能真切地看到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

    “不要,求你们……”Jack不停地流泪,把妆都冲花了,睫毛膏糊成一片,眼影眼线全都随着泪水流的满脸都是,一张脸上花花绿绿的看起来甚是滑稽。

    而且他的声音是经过机器处理的,就算是尖叫讨饶,也都充满了骚浪贱受的意味,让人凭空生出凌虐的欲望来。

    一群男人再一次用各自的肉棒插满Jack的身体,他终于绝望地放弃了挣扎和求饶。

    他的嘴里,两只奶子,骚穴和屁眼,甚至右腿的人造肉穴里都插满了肉棒,双手还在为两人分别服务着,自己的肉棒却不停地流着血。

    即便如此,Jack的肉棒仍然挺立,因为这些肏干,每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