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书阁小说网 > 风月激情 > 被玩弄的大小姐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99
    她在一起,不就够了吗?

    察觉到沈冰清情绪的微妙变化,却不大明白她到底想了些什么,康恪只觉得她更加热情,也更加主动。

    果然还是需要时间吧,她经历了太多,不能急在一时。

    康恪这么一想便又放开了怀抱,专注在彼此的身体上,才是此时此刻最重要的事情吧。

    两个人同时全情地投入,做爱这件事便回复到它本真的状态里,少了凌辱、虐待,少了羞耻、少了惩罚,少了一切的一切,曾经的调教里所得的经验在此刻全部都被丢开,也根本用不上了。

    他们只是在做爱,换着不同的姿势做,男上女下,女上男下,能想到的姿势全部用上了,却还是不知疲倦地做着。

    沈冰清只觉得身体像是飘在云上,随风荡漾着不知归处,又像是一叶扁舟,在狂风暴雨中摇曳,却偏偏不愿这风雨停歇。

    肉棒终于撞进花穴中的某个点,她攀着康恪的手下意识地收紧,全身痉挛着攀上巅峰。

    康恪的肉棒被花穴绞紧,也终于在她宫颈口射了出来,他抱紧了她,动情地呢喃着她的名字。

    他说:“小清,我爱你,永远。”

    第54章彩蛋1

    Jack赤裸着跪在地上,双手抱头,嘴里塞着口球,口水不受控制地流下来。

    他面前的三个男人西装革履的坐在包厢里长长的沙发上,有说有笑地喝着酒。

    “王总,你说他这样能坚持多久?”其中一个年轻人好奇地问,“您经验多,给咱们说说?”中间被叫做王总的中年男子有些微微发福,他端着酒杯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然后道,“你不让他射,他死也不敢射。对不对,小狗子?”Jack涨红的脸上满是痛苦,眼神中的嫉恨一闪而过,却只能委屈地”呜呜“两声。

    ”瞧见没,他不会射的,否则,他那命根子就别想要了。“王总哈哈一笑,”你们不信可以试试,只要让他射出来,我花钱,让你们看他被阉,怎么样?“两个年轻人眼中迸射出惊喜,毒蛇一般的眼睛盯在了Jack的下身,那早就肿胀挺立的肉棒,这会已经憋成紫色。

    肉棒的主人听到王总的话更是吓得浑身颤抖,他知道这家夜总会的厉害,他可不想在这里断子绝孙。

    不过两个年轻人却不会让他保住肉棒,两人一先一后来到Jack身边,其中一个跟另一个悄悄说了几句话,另一个看了王总一眼,狡黠一笑,推门出去了。

    剩下的这个男子个子比较高,也比较魁梧,他上前直接把Jack掀翻在地,让他跪趴着翘起皮鼓,摸了摸他的屁眼,笑着对王总道:”王总,射多少算射?王总眯着眼睛道:“自然是全射出来才算,漏出来的那可不行,不过他要是敢漏出来,也免不了一顿打就是了。”高个男子笑着点头:“说定了!您瞧好吧!”Jack屁眼被肏开的瞬间,整个人都绷紧了,因为要忍住不射精实在是太难,他完全顾不上享受被肏出的快感,全部身心都聚集在了前面的肉棒上,一定不能射精,最好不要漏液。

    不过相比之下,他宁愿挨打也不愿意被阉。

    只不过,他想的还是太简单。

    身后男子的鸡巴又粗又长,在他的屁眼里进进出出,顶到前列腺时席卷全身的快感,被人侮辱凌虐的快感,早就让他欲仙欲死。

    男子骑在Jack身上,伸手揪住他的乳头,一边用力抠,一边轻轻地在他耳边说话:“忍不住就射了吧,回头把你的男根一切,我给你把奶子隆起来,每天让爷们儿骑,不是挺好的吗?”Jack原本快要失去的理智,被这一吓立刻崩溃,他跪趴在地上,紧紧咬着口球,发出“呜呜”的声音,也不知道是呻吟还是求饶,反正他这个样子,让王总看了有点心动。

    王总给高个男子丢了个颜色,男子便骑着Jack揪着他的乳头迫使他转向,然后猛地耸动臀部,让他向前爬行。

    Jack被顶的一步步向前爬,一直到了王总的脚边。

    王总摘下他的口球,把自己的肉棒塞到Jack嘴里,揪着他的头发迫使他的脑袋前后移动。

    “怎么样,玩你家大小姐的时候,是不是也来过这一手?”王总满足地喘息,“好好含住了,看看是你先射出来,还是我先射出来。”

    第55章彩蛋2

    Jack被固定在一个工字型架子上,嘴里戴着钢制扩口器,舌头被夹子夹着伸出好长,夹子下面坠着一个玻璃球。

    肉棒高高地仰着头,不细看很难发现棒身上被细细的丝线紧密地缠绕了好多圈,两只囊袋被勒的鼓胀发紫,马眼上塞着一根控精针,露在外面的针尾上别了一朵黄色的菊花,远看仿佛是他的肉棒开出了花朵,妖冶异常。

    Jack的手脚都被分开固定在架子上,一点也动弹不得。

    架子底部却有一根立起来的立柱,直接连到他的身下,立柱的顶端插进了他的屁眼里,而且还在一刻不停地抽插。

    插入到最深的位置,然后猛地抽出来,再插进去,再抽出来。

    只有抽出来的时候才能看清,那个被机器控制的立柱顶端,是一个硅胶质地的假阳具,足有婴儿手臂那般粗长。

    插入的时候是整根没入,抽出来时则是全部拔出。每一下,都直顶到他的前列腺,让前面不得出精的肉棒再受一番折磨。

    Jack也不知道自己在这个架子上呆了多久,时间在他脑子里已经没有了概念,他甚至都忘了自己是怎么到的这里。

    此时此刻,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出精!只要能出精,让他做什么他都愿意,也一定会全心全意做到最好!可是,房间里除了那个不知疲倦地假阳具一直抽插着他的屁眼,再没有人一个人能听到他表达这个愿望。

    其实他的舌头被吊在外面,他除了喉咙里发出呜呜嗯嗯的声音之外,根本也没办法表达什么的,一切都只是他的幻想。

    过了不知多久,房间的门打开了,Jack希冀地抬起头,可是进来的仍旧是夜总会的工作人员。

    Jack忍不住身体抖了抖,喉咙里发出啊啊的声音。

    来人穿着一身白色的制服,带着口罩,推着一个手推车,上面全是消过毒的各种医疗器械。

    Jack惊恐地盯着他,连放松屁眼迎合抽插都忘了,被假阳具插得屁眼疼痛难忍,全身忍不住一颤,前面分身更加紫涨,甚至抖动了一下,却被控精针塞得一滴也出不了。

    来人摘下口罩看了看他,从手推车上拿了一个针头,推出了一点里面的药液,道:“不要紧张,我做事之前会让你先出精的。不过呢,咱们得先打一针。”说着,他把针头直接插进了Jack的一个囊袋上。

    巨大的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