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书阁小说网 > 风月激情 > 被玩弄的大小姐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93
    吟。

    “真是个骚货!”男人啐了一口,脚向上用力踢了踢。

    沈冰清闷哼一声,下意识地用肉穴去加男人的鞋尖,一股淫水“噗嗤”一声流了下来,流进了男人的鞋子里面。

    “我操!这也太多水了吧!”男人看着自己湿漉漉的脚面,惊讶不已,“这特么水龙头啊!“另外两人哈哈大笑起来,其中一个道:“你们说狗鸡巴是不是不够用了?”“我看悬,诶对了,我听说驴屌又粗又长,要不试试?”“你快得了吧,上哪找驴去呀!”“诶,驴没有,可马有呀!咱们这后面不就是旅游景区,里面有个马术训练营。”“对对,我这就去弄!”沈冰清吓得全身都颤抖起来,脚下湿滑之下一个站立不稳向前栽倒。

    胸前的鱼线崩开,一侧乳头被直接切成了两半,鲜血飞溅。

    男人吓了一跳,赶紧回身将她抱住,这才避免了另外一侧乳头遭受同样的噩运。可鱼线太过锋利,她舌头上也被割开了一道细细的缝,虽然不至于割成两半,却也满口鲜血直流。

    “我看这骚货是欠肏!来把她放开,放地上!”沈冰清被眼泪模糊了视线,只感觉身体被人倒提起来,双腿被极力压向两侧。

    前后两个穴口被肉棒填满,两个男人一前一后地从上至下地肏着她。

    沈冰清双手撑在头两侧,只觉得身体被人提起从上插入又被猛地放下,他们以她自身的重力完成抽插。

    房间里两个人前后交替着抽插了一会觉得不够过瘾,又拿了两根假阳具,一前一后和着自己的肉棒试探着一起肏进去。

    前后都是双龙!沈冰清尖叫着想要逃开,可身体却被牢牢地禁锢着,哪里逃得脱!先是肉穴被肏进真假两根肉棒,接着就是肠肉被假阳具肏进去,男人的肉棒紧接着一点点探入其中。

    沈冰清疼的几乎窒息,两人却还嫌不足,竟然又生出别的心思。

    “憋住了,不许尿出来,否则有你好看的!”一个男人掐着一把她大腿内侧的软肉,沈冰清赶紧呜呜着表示不敢尿。

    那人这才把堵在尿道上的塞子一点点拔了出去。

    看着沈冰清尿道口的括约肌一点点地收缩着不敢尿出来,两个男人一阵淫笑。

    另一个人竟然取了一串拉珠,开始一点点地往尿道口里塞。

    “啊!”沈冰清尖叫起来,含含糊糊地拒绝求饶。

    男人一脚踢在她脸上,刚刚止住血的舌头又被鱼线割了一道口子。

    沈冰清被嘴里的血呛住,剧烈地咳嗽起来,连带着身体两个穴也剧烈收缩起来。

    假阳具还在不断震动,穴壁又猛地绞紧,两个男人竟然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搞得射了出来。

    待这波高潮过去,两人顿觉颜面尽是,也不管沈冰清嘴里鲜血直流,不停地踢着她脸,又抬用鞋跟碾着她的双乳。

    尿道里塞进了拉珠,两人一边继续前后肏干两个穴,一边把拉珠从尿道里一点点抽出来。

    “要是尿出来一滴,小心待会叫两匹马肏你!”男人恶狠狠地威胁。

    沈冰清哭的抽噎着,时间一久,头部充血得厉害,人也头昏脑涨起来,只两个穴里的痛感一波强似一波。

    而那痛感过后,隐隐约约的快感紧随而至,忍不住溢出的呻吟又叫她无地自容起来。

    “婊子就是婊子,看她叫的这么淫荡,这都能爽到,也是没谁了!”男人的话让沈冰清面红耳赤,她原来竟已是这么不堪,这么下贱了吗?痛成这样,屈辱至此,竟还能为了这一丝快感叫出声来!“呦,小骚货脸红了,快点,再拿一根棒子,看看前后哪里还能塞下去!”沈冰清闭上眼,感受着身体被扩张到极限,感受着蔓延到四肢百骸的酸胀感觉,恍恍惚惚地仿佛看到了一个人朝自己走过来。

    恪,是你吗?我的主人!

    第52章7、她是魔鬼(拳交兽交和脚交,疯了的驯马师)

    马的性器有多长?沈冰清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一匹发情中的公马,的性器,看着面前黑马粗长挺立的一根,拼命地却又徒劳地挣扎起来。

    三个男人让她以跪爬的姿势固定在开脚器上,双腿大张无法并拢。

    这个开脚器做成了一个铁架子,她的小臂贴着地面,两只上臂则刚好被固定在两根立杆上,头部被放进架子前面的铁圈里固定住。

    男人又把她的双乳牢牢束起,用牛皮绳向两边拉伸挂在了铁架子的顶端。所以她的两只奶子是被拉开到身体两侧的,身体两侧各放了一个电动吸奶器,已经接通电源,开始不停滴坐着吸奶的工作。

    然后男人才牵着黑马到她身后。

    那匹马被带进来之前就喂了烈性的催情药,要不是驯马师一直跟着抚慰,早就发了疯。

    这回跟着驯马师绕到沈冰清身后,黑马躁动不安地用蹄子刨着地面,鼻子里喷着气,套着马嚼子的嘴不安分地动来动去。

    一个男人给沈冰清戴上了眼罩,她什么都看不到,也动不了,只能听到马掌和大理石地面碰撞发出“哒哒”的声音。

    男人给她嘴里塞进两颗针刺形的跳蛋,然后又用扩口器撑大了嘴巴。

    跳蛋开启,沈冰清嘴被震的发麻,固定头部的铁架子也发出嗡嗡的声音,吸奶器一刻不停地动作,两只奶子酸麻肿痛好像不是自己的。

    只是她的身体却早已适应了这种对待,甚至这种程度的凌虐对她而言已经不算什么,至少她的身体不能产生特别的反应了。

    骚穴和后庭依旧淫水涟涟,只不过沈冰清依旧清醒,她越来越能从情欲中剥离理智,也越来越能控制自己的情绪,沉浸情欲已经成了她逃避现实的手段,而不是逼不得已被情欲支配。

    只是现在她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这个变化,当然她也从没有机会思考这个事情,甚至她连思考的时间都不曾有过。

    她只是机械地面对,下意识地反应,自然而然地成长。

    等到她清楚明白的那一天,她才会发现,自己是多么的独一无二,无与伦比。

    只不过,现在的沈冰清,还在砧板上任人鱼肉,连怎么逃离都不知道。

    马和人根本不是一个物种,黑马纵然吃了再多的催情药,也不可能对一个人类女性产生任何冲动,它急的是自己不能宣泄的原始冲动,是眼前为什么没有一匹母马。

    黑马不断地发出嘶鸣,却绕着沈冰清来回地走动,并没有把她当做可以发泄欲望的出口。

    男人们对视一眼,其中一个一拍脑门:“哎呀,忘了抹药啦!”说着转身跑到房间角落的柜子里乱翻了一通,最后拿出一个小瓶子来。

    在同伴的催促下,他把小瓶子里的药膏一下下抹到沈冰清的两个穴里,一边抹着一边把整只手掌伸进她的肉穴。

    空虚的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