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书阁小说网 > 风月激情 > 被玩弄的大小姐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90
    一点点地用力向里推。

    “唔!”康恪全身一僵,一手抵在邝成源肩头用力推他,“混蛋,放开!”他全身酸软,手上也力气不济,说出来的话语气是恶狠狠的,却没什么力度,听在邝成源耳朵里,就好像调情一般。

    “好啊,放手。”邝成源手上一松,跟着又是往里推送。

    假阳具的顶端抵上康恪后穴里一处,引得他全身一颤,神色大骇。

    膝盖一软,康恪一只手扶着邝成源,整个人跪倒下去,伏在抵上全身颤抖不已。

    邝成源眼中笑意更深,却不肯放过他,反而弯腰继续去抽送假阳具。

    那敏感的一点被反复撞击,康恪整个人都不好了,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康家大少爷,调教别人看着别人发骚发浪,根本没想过自己还能被假阳具折腾得欲仙欲死的一刻。

    沈冰清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们两个,康恪神色似痛苦似迷醉,眼角还挂着一滴泪,饶是如此,他仍是死死地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邝成源的神情则满是报复的快意,明明笑着,唇角却是向下压的。

    沈冰清把心一横,悄悄地走过去,趁着邝成源专心对付康恪,抬手把针头扎进了他脖子里。

    “啊!”邝成源惨叫一声向旁边躲开,沈冰清就势上前扶起康恪,用力把假阳具拔了出来。

    “嗯……”康恪闷哼一声,急急地喘了几口气,也顾不上其他,扶着沈冰清站了起来飞快地上前一脚揣在邝成源腹部将人踢倒。

    只是这些动作幅度太大,牵扯了他前面依旧青紫挺立的肉棒,引来一阵几欲爆炸的疼痛。

    沈冰清赶忙上前扶住他:“轻一点,你小心。”康恪深吸一口气,推开沈冰清,从刑床上扯了一根绳子就着邝成源的脖子绕了几圈,从两边用力拉紧。

    “姓康的,你敢!咳咳!”康恪没说什么只两手用力,邝成源再说不出话来,两手扶着被勒进肉里的绳子,大口大口地喘气。

    “恪,你别……他会没命的!”沈冰清吓坏了,扑过去一边拉他一边喊,“不要啊,恪,这人不值得啊!”康恪疯狂的神色褪去一些,眼中现出清明,手上的力道也渐渐松了。

    邝成源感觉到被放开,蜷缩着身体剧烈地咳嗽起来。

    沈冰清抱着康恪哭起来:“恪,你没事吧?我们走吧!”康恪将她抱了抱,扫了眼房间里的陈设,轻轻地起身,从刚才沈冰清拿针头的地方取了一个空的针管。

    他在邝成源跟前蹲下,冷冷地盯着他看了一会,然后不等他有什么反应,飞快地将针头扎进了他脖子上,又按下了推进器。

    沈冰清捂着嘴,瞪大了眼睛看着邝成源的脸色由惨白变得青紫,最后变成了灰色。

    “我就是敢。”康恪嘴角噙着冷笑,一边丢下针筒,冷冷地转身。

    他在刑床上的脚踏上坐下,开始认真地、一点点地解自己性器上的束缚,每动作一下,肉棒都颤动不已。

    沈冰清不知所措地走过去:“恪?”康恪抬头看了她一眼,微笑道:“别怕,没事的。”“可是他死了!”“死有余辜罢了。”康恪也不抬头,两手不太灵活地绕着自己的肉棒动作。

    “为什么,为什么要杀他?”沈冰清伸手过去,接替他一点点地解开他肉棒上的束缚,那青紫的肉棒看得她触目惊心,一边解,一边伸出舌头轻轻地舔舐。

    清凉的感觉传来,康恪痛觉稍缓,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小清,我不是有意骗你,我只是,当初知道你在这时没有做好准备。”沈冰清抬头看他:“什么准备?”康恪伸手抚上她柔软的发丝:“把你从这里带出去的准备,康家的长老们不会同意的,我需要时间给你做一个新的身份,也需要时间打消邝成源的疑心,否则他不可能轻易上当今天一个人到这里来。”沈冰清手上一抖:“所以你真的早就知道我在这,却,却不来找我,不肯带我离开……”“小清,对不起。”康恪愧疚不已,“我那时身不由己,长老们每天盯着我,我实在担心他们发现你在这,发现你就是我一直心心念念要娶回家的人,我,是我太自私了……““你别说了。”沈冰清摇摇头,“你先躺下,我来帮你纾解一下,其他的回来再说吧。”“小清,这个药没那么好解,你别……啊!”沈冰清没等他说完,直接张口含住了他的肉棒,一直吞到深喉,舌头打着圈舔弄,甚至将他两个囊袋也照顾到了。

    “小清,你别这样,我……”沈冰清抬眸看了他一眼,吐出肉棒道:“你觉得邝成源知不知道你的想法?知不知道你利用它他?”“你,什么意思?”康恪不解。

    沈冰清笑笑:“我猜他是知道的,也是愿意被你利用的。恪,他心里喜欢你,我看得出来。他其实也没做什么了不得的坏事,你却非要杀了他,你是怕他说出什么我不知道的事吧?可是,你看我,就算是什么都知道了,我还能控制自己不对你好,不去爱你吗?恪,你多此一举了。”康恪吓了一跳,同时却又陷入深深地自责。

    他确实只想到了自己的计划,两个人的将来,他以为暂时的隐忍是对两个人好,可他没想到的是,在夜总会的生活会对沈冰清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她不再是被大伯父控制的受尽欺凌却又满心不甘的乖乖女,也不再是贞洁院里逆来顺受却仍对未来充满希望的小可怜,她在夜总会的几个月,尝遍了人间极乐也阅尽人间极欲,身体被调教得无坚不摧,那颗赤子之心却被她层层地包裹起来。

    她看清一切,却不再抱有希望,只是静静地等着,等着命运继续把一切不公和坎坷加诸于身,而不愿反抗。

    只因为,她已经看清一切。

    这难免让康恪心里生出不好的预感,他深深地觉得愧悔,又深深感到无力。

    可沈冰清说完就不再看他,专心的捧着他的肉棒侍弄起来。

    她张口含住整根,然后用牙齿一点点地啮咬,配合着舌头用力地打圈舔舐,一直到铃口部位时,叼住那根振动棒轻轻地抽出。

    康恪喉咙中溢出呻吟,双手死死地抓紧刑床两脚,双腿不住地打着颤。

    随着震动棒被抽出来,滚烫的白浊一下子喷涌而出。

    沈冰清自然地张口接住,伸出舌头来绕着铃口打圈,诱导着他多射一些出来。

    “小清,小清……”康恪喃喃地唤着她的名字,身体也软了下来。

    沈冰清看着终于恢复了正常颜色的肉棒,这才终于松了口气,她起身扶着肉棒坐了上去,肉穴一点点地含住,上身靠在了康恪胸前。

    “恪,要我!”她说,“我想你!”康恪微微蹙眉:“小清,我……这药,恐怕……”沈冰清夹着他的肉棒动了动,却感觉那原本含在嘴里还坚硬如铁的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