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书阁小说网 > 风月激情 > 被玩弄的大小姐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86
    她不一会就因为缺氧而眩晕起来,用力地吸气,却吸不进多少,让她心里急躁起来。

    一只手安抚似的拍了拍她的脸,虽然是隔着头套,却也好像真的摸上了她的脸一样,还细细地抚弄了两下。

    沈冰清很快便因为呼吸不畅,昏昏欲睡起来。

    可那个人却并没有听下手。

    一根管子插进后穴,灌进无数的温热油脂,直到沈冰清的肚子都鼓起来,还是执着地往里灌了好些才最后停下。

    一个粗长的塞子没入后穴,肛环和塞子固定在一起,后穴也不由自主地紧紧咬住了塞子。虽然身体实诚,沈冰清全身还是止不住地抖了一下,细碎的呻吟声被头套阻隔在喉咙里发不出声音来。

    那双手又开始抚弄她的搔穴,目前唯一一处还没被封堵上的孔。

    沈冰清的阴蒂上穿了一个可以放电的阴环,此时开关被打开,细弱的电流开始刺激她最敏感的花蕾。

    一波波的淫水源源不断地自搔穴流出来,沈冰清的神志开始模糊起来,她用尽了力气地扭动着腰肢,搔穴一开一合地蠕动着,迫切地需要什么来填满。

    可是那双手再没了动作,就那么把她晾在那,除了源源不断地微弱电流,沈冰清再也感受不到任何其他的刺激。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觉得膀胱胀满,尿液自那根管子排出来,然而却是直接通到了胃里。膀胱渐渐排清,她的胃却因此灌满了自己的尿。

    她这才明白过来,哪根管子把她上下“贯通”了,尿排出来就会进入胃里,胃里的尿消化之后就会进入膀胱,然后再排泄进胃里。

    循环往复,直到她的身体吸收完所有的尿液,不再排泄。

    想明白这个,沈冰清觉得胃里一阵翻涌,那些刚被导入的尿又被她呕了出来,经过管子流入了膀胱。

    沈冰清看不到外面,所以并不知道这个管子中间其实是由一个特殊的压力装置连接着的,无论上下哪一方的水压足够高,都可以冲破那个装置流过去。

    现在,沈冰清吐了,那些混合了胃酸的尿液冲破压力装置,进入了她的膀胱,因为胃酸的作用,膀胱感觉到一阵灼烧的刺痛。

    尿道的括约肌起不了作用,膀胱被刺激,尿也又顺着管子排出,重新流进了胃里。

    沈冰清强忍着恶心,再没去想自己正在喝自己的尿这件事,这才堪堪地没有再吐一次。

    当然,她现在呼吸困难,脑袋里也想不了太多的东西了。

    沈冰清也没想过真正睡着,一直以来的经验告诉她,现在这不过是个开始。

    后穴里的油脂满满当当,强烈的便意搅得她不断地呻吟挣扎。

    然而一切都无济于事,声音闷在喉咙里,挣扎的幅度也仅限于铁圈的直径里。

    沈冰清的身体已经十分敏感,电流刺激了不久,她就已经饥渴难耐地扭起屁股来,渴望着被插入了。

    脚尖踮起到极限,屁股也翘到最高,粉嫩多汁的骚穴出现在众人眼前,台下响起了一片掌声。

    沈冰清涣散的意识告诉自己,这是一场秀,而自己,就是这个秀的主角了。

    不过她并不知道这些观众到底想看什么,她被包在乳胶衣里,连个表情都欠奉,难道只是看她饥渴的后穴,他们就满足了?然而这种疑惑也没有持续很久,一个冰凉柔软的东西抵在了骚穴口,试探着往里面深入。

    那冰凉柔软又有韧性的触感,不像是手指,可具体是什么,沈冰清想象不出来,她只是觉得舒服,想要吞入更多。

    什么也好,只要能缓解一下那种灼热麻痒,她什么都可以接纳——也只能接纳。

    那东西一点点地深入,像是有生命似的,在她骚穴里左拱一下,右撞一下,还会从里面伸出一个软软的东西,像是舔弄一样伸缩着。

    沈冰清扭着屁股收缩骚穴,那东西感觉到温热的穴壁包裹上,似乎更加兴奋起来,跐溜一下在穴内深入了许多。

    沈冰清被那冰凉的触感刺激的浑身打了个冷战,但是穴内的淫痒却也被及大地缓解了。

    看台下面爆发出一阵阵惊叹,沈冰清似乎听到有人在说这什么,却又不甚清晰。

    那个东西进入到骚穴之后,阴蒂环上的电流再次开启,沈冰清发出“呜呜”地声音,那东西深入到宫颈口,又伸出类似舌头的东西轻轻细细地肏弄起宫颈口来。

    沈冰清全身紧绷,骚穴不由自主地紧紧收缩,那是高潮要来了,可那东西忽然被紧紧的挤压在穴壁之间,却忽然仿佛受了惊吓一般,开始不断地搅弄起来。

    沈冰清受不住这种搅弄,一下子就被顶到了穴内敏感的软肉,搔穴绞紧,射出淫水。

    那东西被温热的液体淋满身,却更加激动地翻腾起来。

    小腹里的翻涌,刺激了前面的膀胱,和后面的肠道。

    又一轮排尿进入胃里,后穴却是仍旧难以得到解脱。

    沈冰清细细碎碎的呜咽着,全身却因为缺氧而愈发酸软无力。

    眼前忽然一轻,头套被人拉开了拉链,沈冰清的眼睛露了出来。

    舞池里的光线并不强烈,所有的光都是从她对面的大屏幕上射出来的。

    沈冰清眯了眯眼,竭力地适应着从黑暗到昏暗地光线。

    等她终于看清屏幕上的画面时,却是被更深的恐惧和,恶心,控制住了。

    那画面上,是她的后背,从腰到整个臀部,大大的两个穴口占据了画面的正中间。

    肛环锁定了肛塞,仍然有油脂溢出来。最下面是插着管子的尿道口,两个洞的中间,则是被奇怪的东西插入着的骚穴。

    那个东西并没有完全进入沈冰清的骚穴,而留在外面的一段,是一截还在左右摆动着的,尾巴!沈冰清看的明白,那是一条蛇的尾巴!自从被大伯父调教,她经历了那么多,本以为已经超过了极限,可今天、此刻,沈冰清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的恶毒和黑暗,根本没有极限!蛇尾每动一下都叫她遍体生寒,偏那蛇头还在执着地想要攥紧宫颈口里去,它的舌头一下一下地伸出来,试图把宫颈口舔开或者撞开。

    可经过刚才沈冰清的高潮,那条蛇似乎是学乖了,正在一点点地往穴里收缩身体,想要把自己盘起来。

    沈冰清的骚穴就这样被扩张开,一条蛇盘踞在她的阴道里,还在试图往子宫里钻,这个认知几乎要逼疯了她。

    沈冰清挣扎的越厉害,那条蛇就越不往里钻。

    人体温暖湿润,骚穴里更是暖和,那蛇贪恋这美好的温度,拼了命地想进入那个神秘的能喷出水来的小洞里。

    沈冰清几次都想死过去,可偏偏早被注射了药物,在如何折腾都会保持清醒。

    她被这种恐惧和反复地高潮轮番折磨,每次高潮,那条蛇都会被刺激的在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