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书阁小说网 > 风月激情 > 被玩弄的大小姐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70
    给我,保证办好!”康恪摇头:“这事我亲自处理。你帮我去做另外一件事。”

    “啊!?”康恒听完一脸懵逼地看着康恪,仿佛根本不认识这个人,“你你你,你没疯吧?那,她她,怎么能,不行不行,爷爷肯定不会答应的,你别胡思乱想了。哥,这种女人,千好万好,玩玩就好,你这又是何必!你喜欢,我现在就把她带出来,咱们老宅难道还调教不好一个奴?”康恪静静听完,淡淡地道:“你去做就好了,另外,那个叫Jack的,你去处理一下。”康恒知道以他大哥的脾气,说什么就是什么,自己也就不用白费心思地劝了,反正最后有爷爷在那挡着呢。

    当下康恒也不再纠结,便问道:”怎么处理?“”他不是喜欢被亲弟弟肏吗,把他们兄弟俩都改造了。“

    第38章10、调教室1(踏步机上的母驴大小姐,另类走绳,鞭打中的快感)

    一天之内只被允许排泄一次,这对沈冰清来说都十分煎熬。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减少喝水,吃饭也极力少吃。可没过多久,她就整整瘦了一圈。

    人虽然瘦了下去,可胸部却一直饱满,且似乎更大了些。沈冰清垂头看看自己的双乳,暗暗叹了口气,真是太大了。

    沈冰清走进调教室,房间里已经有一个督导员和两个男老师在了。

    调教室是每周都要进一次的,也是沈冰清心里最害怕的地方。

    虽然是因为她成绩好才会有机会进调教室的,可被督导员亲自调教,沈冰清真是想想都恐惧。

    终于还是躲不过,沈冰清进门后径直走到督导员面前,恭顺地跪下,仰头道:“督导员好,两位老师好。”督导员“嗯”了一声,坐在椅子上没有动,两个男老师上前将沈冰清的双手捆好固定在背后。然后他们用细细的麻绳从沈冰清两只奶子的根部开始一圈一圈地缠绕起来,直到两只奶子硬挺胀红,连奶头都充血发紫,这才停了下来。

    沈冰清后背挺直跪着,只觉得乳房快要炸开,难受的脸也涨红了,却不敢出声呻吟。

    老师在她奶头上找到穿环的孔,用一根细细的银链子穿进去。然后他们将沈冰清扶着站了起来,带她来到房间左面的墙边站好。

    墙上伸出一个滑轮,上面垂下满是绳结的粗麻绳。老师帮沈冰清抬腿跨进去,麻绳上的绳结立刻深深地卡进了肉穴口。

    老师调整了一下滑轮,绳索收紧,沈冰清被迫惦着脚尖才能站稳。为了保持平衡,她只能尽力向下移动身体重心,却又让绳结更深地嵌进了肉穴。

    因为整条麻绳上的绳结间隔很小,她的屁眼和尿道口也都卡着绳结。

    原本这也没什么,可是沈冰清因为尿道里插着锁精针不能排泄,早就十分敏感。而且如今,她屁眼处的嫩肉稍加刺激便会翻出来,这会卡着绳结,早就被扎到欲哭无泪了。

    “嗯!”沈冰清还是忍不住从喉咙里溢出一丝呻吟。

    督导员凌厉的眼神射过来,把原本半眯着眼渐入佳境的她吓得一哆嗦,立刻噤声且向上抬起脚跟,试图减少肉穴等处的压力。

    可是督导员却冷冷地吩咐道:“滑轮,再调高一点。”沈冰清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滑轮再调高,她如果不是结结实实地“坐”在绳子上,就只能往旁边摔倒了。

    可是在调教室里摔倒,是要受罚的。

    沈冰清死命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再发出一点声音,随着滑轮的调整,身体一点点地坐实在了绳子上。

    督导员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就转过了脸,不再理会两个男老师的工作。

    两个老师在她胸前的银链子上挂了两只硕大的铃铛,她两只奶子已经被勒得紫涨不堪,铃铛本身又有一定重量,这样一来,沈冰清只觉得两只乳头都要被扯下来了。

    整理停当,老师给她嘴里塞了口球。其中一人拿出散皮鞭,开始在沈冰清的身体各处抽打起来。

    沈冰清每挨一下,身体就一阵颤抖,尤其是那两只早就肿胀的不成样子的奶子,挨上鞭子时,更是疼痛难耐,却又有奇异地淫痒贯穿全身。

    沈冰清仿佛过电一样地不住抖着,两只铃铛也响起来。

    另一个男老师则开始操作滑轮,卡在沈冰清阴部的绳索开始随着滑轮缓缓移动。

    沈冰清为了不至跌倒,只能配合着绳子移动的规律,尽力踮起脚尖,让绳结通过下体。可是因为原本滑轮就调置的很高,她费劲力气抬高一点点,只能立刻回落以保持平衡。

    这种原地走绳的方式,被学院称作踏步机。

    又因为旁边有人拿皮鞭抽打,让被调教之人保持全身的敏感和步伐的协调,这样一来踏步机上的人就好像拉磨的驴一样,所以上踏步机又被叫做“赶母驴”。

    当然,这种刑具,只有女学生才能享用,男同学是有另外特有的东西的。

    沈冰清也不是第一次上踏步机做母驴了,所以在掌握平衡上还是有一点点小心得的。只不过皮鞭抽打在身上,却勾起了她十分不好的回忆。

    以前总是被沈千溪鞭打得遍体鳞伤,沈冰清天然地十分畏惧鞭打,所以每次鞭子落下时她都会下意识地想要躲开。

    她的这种反应,不出意料地引起了督导员的注意,因为铃铛发出的声音很不协调,他特意观察了一下沈冰清的情况。

    发现她会下意识地躲避鞭子,不由得皱眉起身。

    督导员接过男老师的鞭子,看着沈冰清惊恐的眼神,甩开鞭子狠狠地抽打在她两只奶子上。

    “骚货,你的老师没教过你,挨鞭子的时候不许躲吗?嗯?”沈冰清哀嚎一声,口水稀稀拉拉地顺着嘴角流满了胸前,眼睛里蓄满了泪水,看起来真是楚楚动人。

    可督导员却完全不理会,一边让控制滑轮的老师加快速度,一边把散皮鞭换成了正常皮鞭。

    唰唰甩了两下,沈冰清绝望地闭上了眼睛,这是要罚她了,这种鞭子抽在身上轻则留下痕迹,重则受伤流血,很难恢复。

    “怕了?”督导员用鞭子手柄抬起她下巴,“知道错哪了吗?”沈冰清呜呜咽咽地点头,一眨眼,泪水就扑簌簌地直往下落。

    “知错也不能免罚。”督导员后撤一步扬鞭道,“罚鞭打十下,以示警戒。”鞭子一下一下落在身上,沈冰清再也不敢有半点躲闪的心思,脚下与绳子滑动的频率保持一致,尽量不让自己跌倒再舔过错。

    身上火辣辣的疼,肉穴里被绳结磨砺出奇异的淫痒,甚至憋尿一整天之后,被绳结摩擦的尿道口也传来丝丝的麻痒。

    最难耐的还是肛门,肛口翻出的软肉被粗糙的绳结曾来蹭去,竟然异常地空虚,沈冰清一下下地收张屁眼,让绳结能在屁眼里多停留一会。

    可是滑轮的速度不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