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书阁小说网 > 风月激情 > 被玩弄的大小姐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45
    要坏了,搔穴要坏掉了。啊!骚子宫也被插穿了呀,啊!啊!啊啊啊!”噗噗啪啪的声音想了好一会,康恪见沈冰清双手快要攀不住横杆,这才让它停在自己身上,肉棒还是早子宫口卡着。

    不过,沈冰清终于松了口气,她真的全身力气都快要被抽干了,眼看着马上从横杆上滑下来,现在得了喘息的机会,她拉着横杆大口大口地喘气,完全顾不上肉穴里传来的一波又一波的快感。

    康恪又按了一个按钮,横杆竟然在这个高度旋转了起来!沈冰清的肉穴里插着鸡巴,像个吊扇一样跟着横杆转了起来。

    这是个十分危险的动作,因为很容易让男人受伤。康恪设计了这个横杆之后,这也是第一次用,虽然免不了有些担心,却还是忍不住想试试。也许因为上面的女人是沈冰清?沈冰清吓了一跳:“主人,动,动了!啊!啊!”“你抓紧。”康恪沉声道,“乱动的话,我会受伤。”沈冰清立刻回复清明,她咬着牙点头,死死地抓着横杆不让自己滑下来,小心地放松肉穴口,以便更轻松地容纳肉棒。

    康恪见她这样才满意地笑了笑:“真乖。”沈冰清眨眨眼,她现在一声都不敢出了,把全身所有仅剩的体力全都用来抓着横杆。

    不一会早就浑身是汗的她更是像从水里捞出来似的,可是她却不敢有一点疏忽,紧紧的绷着上身,决不让康恪有可能受伤。

    旋转和抽插是交错进行的,没有什么规律可言,有可能肉穴还在转,横杆已经升起,有可能插进到最深,横杆才转起来。

    这种方式给康恪带了更全面的快感,他舒展着身体轻轻地呻吟,一面欣赏着挂在半空的裸体美人。

    沈冰清除了要忍受体力上的透支,还有一层层地高潮不断地冲击着她的理智。肉穴里每一个敏感点几乎都能接触到鸡巴的所有位置,每次阴蒂转到两个阴囊的位置,又能给她带来一次阴蒂高潮。

    沈冰清心里爱死了这个横杆,却对有可能会让康恪受伤十分在意,她也没有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间把康恪当做了比主人还要亲近的关系,可到底是什么,她恐怕说不清楚。

    过来大概十几分钟,沈冰清潮吹了第二回之后,双手就有些打滑,她死死咬着嘴唇,不让自己的姿势有任何变化。

    康恪见她这样,直到她的体力也差不多了,虽然有点遗憾横杆的好处还没有完全发挥,但还是不太忍心让沈冰清太过艰难。

    他遥控着横杆停下,挺起上半身,扶着沈冰清的细腰,快速地耸动起了,抽插了几十下,就全部射在了她的子宫里。

    发泄之后的康恪搂着脱离舒服的沈冰清一下子躺倒在床上,就让她伏在自己身上,肉棒也没有拿出来。

    沈冰清的双乳压在他胸腹之间,柔软丰满又滑腻粘湿的触感让他分外舒服,动了动身体,抱着她侧过身来,亲了亲她被咬出血的嘴唇,轻声道:“宝贝,累了吧?睡一会,我陪你。”沈冰清动了动嘴唇想说点什么,可是她实在太累,眼前一黑就那么睡了过去。

    康恪看着昏睡的沈冰清,轻轻笑了笑,想起之前他去山顶疗养院前堂弟问他的话,在乎吗?只是玩玩吗?如果说之前他是确定的,可现在却不确定了。

    第22章22、大少爷的秋千play(两重高潮;自己挖穴掏巧克力吃,肉穴吞了勺子,掏勺子又潮吹)

    午后,太阳缩进了云彩里,康恪看着外面还算凉爽,就把沈冰清“打扮”了一下,然后拉着人去了花园。

    “小清,过来。”康恪对落在后面的沈冰清招招手,“到我这来。”沈冰清被“打扮”了,其实不过是穿了一身衣服。她上身一件可爱的吊带T恤,下身是一条超短裙。她身材本就姣好,经过这些天的调教人更是瘦了不少,却依然前凸后翘,走起路来前面波涛汹涌。

    她看了看前面和康恪之间的距离,抬起酸疼的腿试着走了两步。

    因为昨晚太过激励,她醒了之后全身酸痛不止,尤其是双臂简直连动一下都不能,双腿也是酸疼的根本迈不开。

    康恪看见她像只鸭子似得蹒跚走着,叹了口气,迎着她走过来,一把将人横着抱在怀里:“走不动怎么不说?”沈冰清被他公主抱着,忽然就觉得开心起来,她双手环在康恪的脖子上,轻轻把头靠在他胸前。

    康恪的心跳坚实而有力,沈冰清静静听着那扑通扑通的声音,沉迷地闭上了眼睛。

    康恪垂眸看着怀里恬静的小美人,无声笑了笑。他走到花园中的秋千架旁,抱着沈冰清坐了上去。

    秋千一下一下地荡了起来,沈冰清胸前的两团软肉也随着晃了起来,赏心悦目极了。

    康恪亲了她一口,把她双手分开捆在秋千座椅两侧,然后双腿抬高和秋千的吊索固定在一起,沈冰清的屁股就悬在了座椅上面的半空中,全身都靠上半身和脑袋支撑着坐在座椅上。

    然后他推着秋千荡了起来,一边伸出两根手指,等着她的肉穴口荡过来时插到手指上。

    试着调整了几次,康恪才找准了位置,饶有兴致地玩了一会。

    沈冰清虽然被插来插去,但是她全身被束缚在秋千上,用不着像昨晚那样用力,她也乐得休息,只闭着眼,感受着肉穴里被康恪手指浅浅深深插入带来的填充快感,发出断断续续地呻吟声。

    康恪感觉手上淫水越来越多,笑着掏出肉棒,站了过去,当秋千过来时,肉穴就直接顶进了她的肉穴。

    “啊!”沈冰清被这样的感觉刺激到了,忍不住惊叫起来。

    康恪拉着她的腿,让秋千更加靠近自己,肉棒插入更深。

    沈冰清呻吟着扭动臀部,夹紧肉穴迎合他。

    康恪俯身下来,不顾她躲闪地含住微张的檀口,细细地啃噬她柔软而娇嫩的双唇。

    沈冰清被他的气息淹没,只觉得自己脑袋都懵懵的,除了迎合,什么都忘了。

    康恪一吻过后,抬起头,双手猛地一推秋千,沈冰清就惊呼着飞了出去。

    再次荡回来时,肉穴又快又准地插上了康恪的巨棒。

    沈冰清的T恤早被掀到胸脖子下面,露出圆圆的奶子上下摆动着,每次插进肉棒,奶子就在惯性的作用下猛地抖动一下。这种方式新鲜又刺激,虽然不能像平日里快速达到高潮,但是这种飘荡在空中的感觉却更加让她心痒难耐。

    “主人,啊!”沈冰清被这种感觉控制着,她双手一会握拳一会张开,无力地在扭动着身体,“主人,母狗受不了了,啊!主人!“康恪不为所动地一下一下推着,任凭她哀求个不住,因为他分明听出了那些哀求声中混杂了情欲的魅惑,她要的还远远不够。

    沈冰清又被推着荡了一会,康恪终于抓住秋千的绳索,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