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书阁小说网 > 风月激情 > 被玩弄的大小姐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38
    要看你挨肏的,不如这会先便宜了我吧。”话音刚落,不由分说地把已经浑身酥软的Jack掀翻在车厢地面,自己跨坐着骑了上去。

    肉棒贯穿Jack的屁眼,引得他一阵阵浪叫不停。

    Ted也凑了过去,趴在小程身后,好奇地舔了舔他肏干中一张一合地菊穴。

    “啊!”小程吓了一跳,紧紧控制着马眼,才没让精液泄了出来,“操你妈的!”他破口大骂,却被Ted的舌头带入到与以往不同的体验中。

    没有多一会,小程就射在了Jack的屁眼里,他自己则大张着屁眼被Ted肏干。

    Jack靠着座椅坐在车厢里,看着Ted跪在地上掐着小程的屁股狠肏,脑子里却全都是沈冰清那张凄楚的脸,那双盈盈欲泣的大眼睛。自己这是怎么了?难道真的舍不得?“肏!”Jack骂了一句,撑着起身,压到Ted身上,肉棒插进他的屁眼,漫无目的地肏干起来。

    也许,这样能就能暂时忘了她吧……

    第19章19、被送人的大小姐-大少爷的play开始了(在笼子里休息,捆绑放置play,牙刷play)

    沈冰清被康守牵着进了地下室,其实说地下室并不确切,那里几乎可以被称为一座地下宫殿了。

    沈冰清跪趴着走在狭长的通道上,好奇地四处张望。

    只是她视线低,前面又有康守挡着,能看到的不过一小部分。

    康守终于停下来,拿起一个两头带着松紧带子的短木棍,笑着蹲在沈冰清面前:“大少爷不喜欢家里宠物们吵闹,喏,这个你先带着,如果不合适,明儿个守叔叔再去给你改一改。来,张嘴,啊……”沈冰清张开嘴,露出穿了环的舌尖,康守正要给她戴上小木棍,却突然停下,他想了想,转身把棍装口塞放回桌子上,拿起了另一个奇怪形状的口塞。

    沈冰清的嘴一直张着在等他,康守回头就见到她这幅乖顺的样子,忍不住笑着摸了摸她的头:“真是乖啊,看来大少爷没选错呢。来,这一个应该更适合你,待会让大少爷高兴一下。”沈冰清被带上了深喉口塞,顾名思义,就是一个便于深喉的口塞,和扩口器差不多,只是嘴张的更大了。

    然后康守就把她牵到一个笼子前,拍了拍她的屁股:“进去吧,等一会大少爷就下来了。”沈冰清看了看那个笼子,似乎有些小,她为难地侧过头看康守,后者笑着把她往笼子里牵。

    “以后这笼子就是你吃住的地方,下面还铺了毯子,都是大少爷的意思。来,进去。”沈冰清留着口水勉强挤进了小笼子,康守按了下她脖子上的项圈,那条细细的金色链子就缩了回去,然后他把笼子关好,调整好密码锁,便转身离开了。

    沈冰清蜷缩在笼子里,虽然身下是厚厚的毯子,可笼子紧紧卡着她的身体,冰凉的钢制铁棍抵着她身体各处,加上地下室本就阴凉,沈冰清哆嗦着抱紧了自己。

    好在她能让下身在钢棍上磨蹭,缓解身体的淫痒。

    那些棍子排列的并不稀疏,很难让肉穴直接卡住某一根,笼子里又没有多少挪动的空间,沈冰清干脆放弃了这个想法,直接用手指插进了肉穴。

    不过笼子还是限制了她的动作,抽插起来很不方便,不是手撞到笼子,就是抽出来之后被卡住。

    沈冰清自己摆弄的满头大汗,累了一天的她终于精疲力尽地在笼子里昏昏欲睡起来。

    康恪来到地下室,就看到沈冰清蜷缩在笼子里,手伸到后面插着自己肉穴睡着了。

    他抱着胳膊看了一会,目光落在沈冰清闭着的眼睛上,长长的睫毛在灯光下洒下淡淡的阴影,那双眸子好像会说话。

    从公交车上走下来时,那种迷茫和痛苦的眼神,康恪现在还记忆犹新,虽然离得远,可他似乎能清晰地感受到沈冰清当时的情绪。

    他其实并不知道自己把她要过来是为了什么,他不可能给沈氏注资扶沈千溪站稳脚跟,家里也不会允许他身边留着这样一个女人,一个被开发、被调教过的女人。

    康恪眨眨眼,忽然就有点不想叫醒她,也许她太累了,应该歇歇,也许自己也需要好好想想,接下来,要怎么做。

    康守看见康恪从地下室里出来,有些惊讶地迎了过来:“大少爷,怎么这么快就上来了?”康恪没有说话,只“嗯”了一声,又转头道:“守叔,地下室凉,你去看看。”康守应了一声,暗暗皱眉,大少爷这是怎么了?却还是转身利落地去了地下室。

    沈冰清一觉睡醒,身上暖烘烘的,这才发现笼子四周被盖了厚厚的被子,只留出她头的一侧避免呼吸不畅。

    她眨眨眼,虽然还是动弹不了,嘴也被撑得麻木,口水流了一摊,可是睡了一觉还是舒服多了,就连身下的淫痒也减轻了。

    “咕噜噜”肚子里传来一阵叫声,沈冰清心里叹了口气,自从被调教就很少能吃到什么东西了,一直都是这么饿着。

    可以前总有精液射给她,有时候还能喝点水,可是到了康家之后那人再没出现不说,连水也没有喝到了。

    没办法,现在能做的,只有等待,等着看那人会怎么对自己。

    想到那个人,叫康恪吧?沈冰清又想起那张俊美的不似真人的脸,看着好像有些欧美人的血统,眼窝深陷,鼻梁高挺,五官立体而深邃,皮肤也白皙的不像样。

    那么漂亮的人却冷冰冰的,看着好像很难取悦,沈冰清想了想自己的处境,还是得取悦康恪,不然,Jack也说,新主人很难捉摸。

    想到Jack,沈冰清又叹了口气,不知道他在干什么。自己不知道能不能怀上他的孩子,其他人的精液都没在她身体里待过那么久的。

    “到了我家就这么让你唉声叹气?”康恪的声音传来,沈冰清吓了一跳,他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下来了?沈冰清的嘴上带了扩张的口塞,只能在笼子尽力摇头,啊啊地哀叫,口水稀稀拉拉地流下来。

    康恪上前,把笼子上的被子掀开,又退后两步看着她。

    沈冰清觉得一阵凉意侵袭,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一双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康恪。

    康恪这才把笼子打开,从项圈里抽出链子,把她牵了出来。

    沈冰清蜷缩的太久,手脚都麻了,缓了好一会才能顺利爬行。

    康恪也不急,就等着她慢慢地爬着,在旁边静静地注视着她。

    沈冰清偶尔抬起头,对上康恪深邃的眼睛,心里荡起一丝涟漪,他总是这么安静吗?目光向下游走,看到康恪的裤子上两腿间一团疑似凸起,沈冰清就有些口干舌燥,她忽然很想知道被他的插进身体里,会不会感受到什么不一样。

    康恪看她盯着自己下身,不由觉得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