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书阁小说网 > 风月激情 > 被玩弄的大小姐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29
    用力摇几下奶子缓解。

    这反而更激发了几个学生的恶趣味,他们更加卖力地用刷子给沈冰清瘙痒,就为了看她难以忍受地摇晃巨乳。

    其中一个学生,趴在她身下,用嘴含住沈冰清穿了环的乳头,用力吮吸起来。

    汽车遇到红灯,司机猛地刹车,惯性的作用下,沈冰清不受控制地向后栽去,身后两人顺势挺腰,两根肉棒猛地齐齐顶进肉穴里。

    “啊!”沈冰清惨叫一声,肉穴再次出血,淫水也更加多地流了出来,润滑着肉棒,“不要,不要!疼啊!出去,快出去!”两根鸡巴在肉穴里挤到一起,两人体内泛起一丝奇异的感觉,一边一个掐着沈冰清的细腰,根本不顾她的哭喊,猛烈地动了起来。

    沈冰清的肉穴被撑到最大,两根肉棒同进同出,穴口被肏出的嫩肉向外翻着,汁水横流,满是泥泞。

    她的菊穴也被挤成一团,其中一人好奇地伸了根手指,试探着插了进去,沈冰清菊穴的敏感被触动,她闷哼一声,夹紧了臀瓣,两根鸡巴被猛地较在一起,两人几乎要泄出来。

    沈冰清叫起来:“啊,不行了,要到了!骚穴要被被肏烂了,啊,要到了,啊啊啊!”穴内淫水喷出来,连带着前面的尿道也流出了一串淡黄的液体,她又失禁了。

    沈冰清羞耻地摇着脑袋,沉浸在高潮中久久不能回神。

    忽然她胸前下方的学生松开嘴叫道:“啊,她出奶了!你们都快来尝尝啊!”

    沈冰清再次被挂到了车厢吊环上,人们轮流在她的两个乳头上大力地吮吸一番,她身下淋漓不尽的都是精液,流的两条大腿上全是,还在车厢上积了一小滩。

    沈冰清力气耗尽,浑身软软地全靠被捆住的双手吊着才不至于栽倒,任凭那些人轮流吸奶,也再没了力气反抗叫喊,只是逆来顺受地垂着头。

    她只是少女,又是第一次被吸出奶汁,双乳却被那些人弄得肿胀不堪,原本将要愈合的伤痕也因此隐隐地又渗出血丝来。

    那些人以为吸到了奶汁,其实更多的是从伤口出的血,只是他们太兴奋了,根本无暇注意这些。

    沈冰清麻木地挂着,脑子里一片茫然,她上了车,却仍然被陌生人玩弄,那么她去哪才能躲开这一切呢?这个世界上难道就没有她的容身之处了吗?Jack,对,他说过要帮自己的,他们还要结婚,等她生了Jack的孩子,他们就能在一起了。

    沈冰清心里再次涌起了一丝希望,她似乎觉得生活不是这么残酷,而自己也没有那么可悲了。

    车子终于到了终点站,沈冰清被解开扔在车厢上,所有人都下了车,只有她还光裸着趴在车厢上。

    过了一会儿,Ted都过来,看到趴在地上浑身淫水精液的沈冰清,捂着鼻子踢了她一脚:“怎么还有尿骚味?是不是被射了尿?快起来,别跟个死狗一样!”沈冰清被踢到肉穴,那里因为疼痛异常敏感,她猛地一个激灵,爬了起来。

    Ted看了她一眼,丢给她一跳毛巾,道:“自己擦干,穿好衣服下车。”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沈冰清流着眼泪好歹把身体擦了擦,又迅速地套上了那件T恤和短裙。

    她站起来向下扯了扯短裙,可是那裙子太短,怎么扯也只能遮住一半屁股,只要视线稍微低一点,就能看到她被肏的翻着嫩肉的穴口和褶皱均匀漂亮的菊穴。

    沈冰清叹了口气,扶着座椅靠背,夹起腿慢吞吞地下了车。

    下了车,沈冰清忽然觉得一阵眩晕,她靠着车门抬起头,空旷的停车场上满是阳光,偶尔有几个司机匆匆忙忙上车去,开着车离开。

    多久没有看到外面的世界了?沈冰清仰起头盯着太阳看,刺眼的阳光让她再次流泪,可是她很喜欢这种感觉,以前从没有好好珍惜过的生活,原来还有一个名字,叫自由。

    沈冰清扶着车门泪流满面,并没有发现不远处一辆豪车缓缓停下,后面的车窗缓缓落下,一个人从车窗里远远地望着她。

    年轻的男子戴着很大的深色墨镜,几乎遮住了半张脸,但是下面露出来的半张脸却显得有些过分好看,鼻梁高挺,微微内勾的鼻尖,薄唇微微抿着,有如刀削般的下颌,无不精致,且充满了男性的吸引力。

    他目不转睛地看着沈冰清,直到Ted出现,把她拉走。

    男子坐了回去,车窗又缓缓升起。

    “走吧。”男子的声音醇厚悦耳,仿佛陈年的老酒,“去看看沈家那个老东西死了没有。”豪车开走了,沈冰清对此一无所知。

    她被塞进了Jack开的一辆商务车的后座,Ted给她穿上那件带着无数细针的内衣,乳环挂好小铃铛,微微的电流随着细针毫无规律地针刺,刺激着沈冰清的双乳,她每抖一下小铃铛都发出好听的脆响。

    然后他们给她下了胃管喂她喝水,尿道口还是插上那种特殊材料的小木棍,防止她憋不住尿出来。

    最后是给屁眼里灌满肥皂水,插上细长的中号肛塞,并且把肛塞整个塞进去,以便不影响她坐下来。

    只有肉穴是空着的,他们欣赏了一下沈冰清被反复轮肏到还翻着嫩肉的穴口,觉得还是得肏一肏才能回去。

    Ted道:“这不行,还是塞后备箱去吧,太难闻了。”小程道:“那就先用东西让她爽爽,反正还要开一会车才能上山。”Jack不置可否:“后备箱空间大,你们做好固定,不要伤了她。尤其注意脑袋。”沈冰清湿漉漉的眼睛看向Jack,果然他总是关心自己的,眨眨眼,强忍着不让泪水流出来,沈冰清深吸一口气,顺从地坐在后座上,任由他们一边玩弄着自己的肉穴,一边被牢牢地捆缚起来。

    为了Jack,她想,她会坚持下去的。

    不一会,沈冰清就被放进了后备箱里,她双腿被分开到最大,膝盖弯曲着和身体捆在一起,双手小臂交叠着捆起枕在脑后。

    她下身是对着后后备箱门的,身下肉穴的位置是一个跳蛋。

    跳蛋没有放进肉穴里,而是在后备箱里,也就是说,沈冰清会“坐”在跳蛋上,车子如果开的快,那她就会把跳蛋坐进去,但如果急刹车,她就会向前冲,身体也就离开跳蛋了。

    但是无论怎么样,跳蛋都只是在穴口磨蹭,即便是开到最大档位,也不能让缓解她肉穴里的淫痒,反而因为不断地震动,让肉穴更加淫荡。

    Ted扣了扣她大张着口的肉穴,看着手指上沾染的血丝:“这是把逼肏烂了吗?”小程也看笑道:“果然那车上有能人,一会看看录像就知道了。”Ted皱眉:“逼都烂了,待会怎么跟老板交待?”这时Jack走了过来,递给他一个小瓶子:“用一点这个,可以增加一点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