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书阁小说网 > 风月激情 > 被玩弄的大小姐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23
    还是饥饿占据了上风,沈冰清憋着气,将盆子里的尿喝了一大半,牛排和饭菜这才露了出来。

    她欣喜地用嘴叼住牛排咬了一口,满足地嚼了起来。

    余光瞥见桌上三人似乎再看自己,沈冰清心里一个激灵,顾不得嘴里的牛排没有嚼烂,赶紧咽下去,埋头在盆子里吃起饭菜来,生怕被人把盆子拿走,再也不肯抬头来了。

    Jack三人相视而笑,沈大小姐现在奴性初成,看来不管是他们真正的老板,还是那个变态沈老板,都应该会满意这样的沈大小姐吧。

    第13章13、大小姐在家中被玩弄的日常3(初吻和初夜,射进子宫里堵住,怀上我的孩子吧!)

    因为受伤,沈冰清错过了父母的头七,沈千溪那时也在医院治疗。

    所以沈氏集团要在沈千山夫妇三七的时候,隆重举办一次祭奠活动,一方面弥补头七祭奠缺失造成的种种负面传闻,另一方面给陷入低迷的沈氏集团造势。

    这种活动,当然少不了沈千溪和沈冰清两个重要人物参加。

    不过沈千溪因为身体还很虚弱,一直住在疗养院里,远程遥控监视着沈冰清的调教进展。

    对于Jack几人发给他的各种视频和照片,沈千溪还是满意的。

    只不过他上次吃的壮阳药实在猛烈,中风之后恢复起来也很是麻烦,所以现在的沈千溪也就只能暂时退居二线,看看视频过过干瘾。

    活动前两天,沈冰清学校的校长和她的班主任登门探望,并带来了同学们亲手制作的各种卡片和礼物。

    他们打电话说要已经出发的时候,沈冰清正在房间里换衣服。

    因为前一天知道有人登门,Jack一早就让她去梳洗打扮一番,还特别允许她不用在肉穴和菊穴里插东西。

    他们给沈冰清的衣服是一件薄纱的白色连衣裙,除此之外,里面只给她穿了一件丁字裤。

    那条丁字裤是有细细的一圈绳子系在腰间,裆部则是一串有棱有角的大珠子。

    穿上之后,那些不规则的颗粒卡进了阴唇,嵌入了肉穴和菊穴里,随着她的动作,磨蹭着穴口,这种感觉堪比走绳。

    沈冰清刚刚穿上这条丁字裤,敏感的肉穴就被磨蹭的瘙痒难耐,淫水止不住地流出来。

    再套上那件若隐若现的连衣裙,沈冰清低头看了看自己挺立的乳头,觉得自己就要被人看光了。

    “大主人,能不能换一件衣服?”沈冰清哀求道,“今天校长和老师来,这个……或者里面再穿一件胸罩?”这时屋里只有他们两人,Jack笑着摸了摸她的脸,道:“你的衣服都被老板处理了,这是仅有一件,这次穿过还是要被处理掉的。你将就一点,待会尽量不要站在光线下。还有,只有我和你的时候,不用叫我主人,叫我Jack。”沈冰清就着他的手依恋地蹭了蹭脸,问道:“Jack,你,为什么要这样?”Jack道:“我只是心疼你,你乖一点,就能少受点罪,好吗?”“我父母到底是怎么死的?他们的车那么好,怎么会随便打滑就出事死掉!”沈冰清拉住他的手,“是不是大伯父?是不是?”Jack望着她欲言又止,终于还是抽出手道:“这些事你问了又能如何?你现在已经完全失去了继承沈氏的资格,只不过消息被沈氏压下去了而已,你什么都做不了,至少成年前,你什么都做不了。”沈冰清诧异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说?”“Tom怎么死的,你这么快就忘了吗?”Jack眼神转冷,“你知道的越多只会越痛苦,再次发疯的可能性就会越大,我劝你还是别反抗,别想那些没用的了。”沈冰清呆呆地跪着,完全不知所措,她想反驳,可是Tom确实是她杀的,自己没有被抓起来,已经是他们手下留情了。

    Jack看着她被吓住的样子,眼中闪过一丝了然,伸出手将她扶起来:“一会你学校的人来了,你表现的正常一点,不要被他们看出来什么,否则,你发疯的消息传出去,你大伯父就不会只是把你关在家里了。”沈冰清站起身,听了这话不由得身体抖了抖,惊恐地抬起头,望着Jack道:“我只是想知道我父母到底是怎么死的?”Jack摇摇头:“这个我确实不清楚,但是我猜并不是意外。”“你帮帮我,帮帮我好不好?”沈冰清像抓住一个救命稻草一般,摇着Jack的胳膊,声泪俱下,“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你一直都是悄悄帮我的,你帮我查我父母的死因好吗?求求你了!”她边说着又要下跪,好像这已经成了习惯,Jack赶紧拉起她,看了一眼连衣裙的长度,刚好遮住她膝盖上的淤青,这才松了口气。

    “你别这样,我……”Jack叹了口气,“我尽力就是了。不过,你要答应我,要老老实实地,就算查出来之后,也不能生出其他的想法,要不然,我也救不了你。懂吗?”沈冰清哭的稀里哗啦,连连点头:“我懂我懂,我一直都很乖的,我会好好的,只要你帮我查出真相,我做什么都可以。”Jack将她抱在怀里,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乖,这些天你受苦了。”沈冰清突然被温暖的怀抱包围有些诧异,她这些天几乎习惯了身无寸缕被人像狗一样的对待,忽然间Jack的软语相向和温柔安慰让她的心猛地被撞了一下。

    她仰头看着Jack棱角分明的下颌,悄无声息地哭了出来,所有的委屈心酸无助仿佛都找到了一个宣泄的地方,这泪水来的汹涌,片刻功夫就哭湿了Jack的前胸。

    Jack将她推起来,无奈地看了看自己的身前洇湿的一大片,苦笑道:“你啊你啊,这要是被他们瞧见了,又该怎么罚你呢?”沈冰清抽抽噎噎地从他怀中抬起头,见了他胸前湿了一片有些害怕地道:“我,我知道了,你,衣服脏了,怎么办啊?”Jack摸了摸她的头:“没事,一会就干了。”??沈冰清抬眼望着Jack,只觉得这人温柔极了,和平日里调教自己的时候判若两人,忍不住想要全心依赖他。

    Jack看着沈冰清湿润的大眼睛望着自己,忍不住凑过去亲了亲她的嘴唇,然后竟然伸出舌头进了樱桃小嘴中想要探索一番。

    沈冰清一愣,她虽然早就被人肏了多少次,但是这样的吻还是第一次,她有些惶恐地迎合着Jack,一面担心自己够好,一面又怕他忽然退出去。

    沈冰清一边接吻,一边双手抱紧了Jack,踮起脚尖吻着Jack。

    动情的她闭上了眼,全身心地投入到初吻中,身下被大珠子卡住的肉穴瘙痒难耐,流出的淫水顺着大腿根流了下来。

    因为闭上了眼,她没有看见温柔热烈地吻着自己的Jack,眼中一直都是冷冰冰的神色,眉头也微微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