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书阁小说网 > 风月激情 > 被玩弄的大小姐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12
    菊穴爆掉。

    沈千溪松开掐着她细腰的手,接过旁边Jack递过来的鞭子,“啪”地一下抽到沈冰清的后背上,鞭子的尾部扫过一侧的乳头。

    火辣辣的疼,让沈冰清浑身一紧,沈千溪趁机用力抽出鸡巴再次猛地插入。

    “啊!”沈冰清的惨叫出声,她觉得自己要死了,要被亲大伯父肏屁眼肏死了。

    鞭子一下一下地落在她后背上,沈冰清不断地惨叫,上身不断地耸动,双乳因为也被鞭子抽了好多下,留下一道道血痕。

    沈千溪总是趁着她被打的时候抽插菊穴里的鸡巴,这让沈冰清连调整呼吸配合都不能,菊穴在没有任何放松和准备的情况下被鸡巴硬生生地反复肏干。

    没有几下,沈千溪的鸡巴上就布满了鲜红的血液。

    “骚屁眼被肏破了。”沈千溪恶趣味地笑了,却没有停止鞭打和抽插。

    因为流了血,屁眼反而因为血液的润滑使得抽插不再那么艰难。

    沈冰清终于在鞭打和肏干屁眼中找到了规律,身体配合着抽插前后小幅度移动,上身被拉得微微悬空,只有乳尖还反复磨蹭着大理石地面。

    微凉的触感让乳头更加敏感,不断地鞭打渐渐被适应应以后,从菊穴深处涌动起得麻痒传遍全身,和乳房上的刺痛一起轮流反复地刺激着沈冰清的神经。

    龟头顶至菊穴深处,一个小小的突起被撞到,沈千溪感觉到沈冰清浑身瞬间紧绷,便似得趣一般,每次抽插必要顶到那里。

    紧绷了一天的神经终于在这种抽插和鞭打下断开,沈冰清似失了魂一般摇晃起脑袋,嘴里发出“嗯嗯呀呀”的呻吟,直至浪叫起来。

    “啊,插死了,要被插死了。大伯父的鸡巴,插烂了我了!”她只知道胡乱地叫,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叫什么。

    “操,你是谁?肏烂了谁?”沈千溪又是狠狠一鞭子,直接抽到乳尖。

    沈冰清一抖,肉穴里喷出一股液体:“肏烂了骚货吧!骚货要大肉棒肏骚逼!”沈千溪摸了一把沈冰清流下的淫水,终于满意地笑了。

    第8章8、吃药的大伯父(挂起来鞭打C到高潮,S进ZG和肠子里,鞭打用刑遍体鳞伤)

    沈冰清在欲望中越陷越深,极致的快感将她吞没,一点清明渐渐消失在欲海之中。她觉得自己就是一条小船,在狂风暴雨中飘摇不定,不是被浪打翻,就是被雷劈中。

    沈千溪终于在沈冰清的菊穴里泄了身,滚烫的精液喷在肠壁上,引得小腹一阵抽搐,肉穴里的淫水越发的像断了线的珠子滴滴答答地流下来。

    沈千溪抽出软掉的鸡巴,沈冰清的菊穴因为肏干太久而无法立刻闭合,混杂了肠液、鲜血和精液的浑浊从那里溢出,流到肉穴口再滴到地面上,那画面看上去几位色情。

    沈千溪不甘心地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小药盒,从里面取出一颗粉红的胶囊一口吞下。

    片刻后,他面色渐渐红润起来,身下的肉棒再次昂首挺立,比先前还大了不止一倍,表皮被撑没了褶皱,遍布青筋的肉棒十分可怖。

    Jack一直默默地立在旁边,被沈千溪挥退之后他再没挪动过,这时瞧见他吃下壮阳药,也只是垂了头装作没看见。

    沈千溪年纪不小了,因为多年来生意场上的不如意,沉迷酒色,身体也糟蹋的差不多了。这回好容易借着弟弟弟妹的死霸占侄女的遗产,他觉得自己的人生终于赢来了转折点。在性事上,也就更多了些不服输不服老的心态。

    这药他早就备下,只是顾忌着对身体的损害着实太大,一直犹豫着不敢用。刚才沈冰清被他肏干屁眼到迷乱癫狂的样子,极大地满足了他的虚荣心,也让他更加想继续蹂躏这个侄女。

    吃过药的沈千溪再一次拉紧牵制沈冰清的两条锁链,跃马扬鞭的姿势挺”抢“攻上,这一次,肏的是肉穴。

    沈冰清的肉穴早就饥渴不已,淫水流了无数,瞬间就吞没了整根肉棒,并且绞紧了它。

    肉棒粗大了很多,却没有任何阻塞地直接滑进了肉穴里,被穴肉包裹挤压着。

    沈千溪舒服地叫了一声,开始抽插起来。他依旧一边抽插一边挥舞着鞭子,鞭子持续不断地一下下抽打在沈冰清白皙滑嫩的肌肤上,原本就遍布红痕的身体,在这样反复的鞭打中几乎全部覆盖上了鞭痕。

    如果说肏干屁眼的时候沈千溪是用鞭打配合抽插,以便让快感加倍,那么现在吃过药之后的鞭打就变得全无章法,肉棒的抽插也是混乱而粗暴的。

    沈冰清惨叫着扭动臀部,用力绞紧穴里的鸡巴,因为被跪趴着的姿势,每次鞭子落下她是看不见的,这种未知的恐惧更加中了抽打带来的快感。

    随着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沈冰清的巨乳也被晃得甩来甩去,一波一波的乳浪刺激着沈千溪的感官,虽然只看得到侧面,但是一样令人血脉喷张。

    他很快不满足于只是这样抽插和鞭打,拉紧锁链,让沈冰清的上身被迫抬起。然后将她手往前推,扔了鞭子和锁链,两手掐住她的细腰,像报着顶着她向前冲。从旁边看,就好像沈冰清被肉棒串在了沈千溪的身上一样。

    不等沈千溪吩咐,Jack便挥手招来其他三人,一起把沈冰清双手的铁链解开,只留了两个钢制的镣铐圈并拢锁住,挂在房顶垂下来的一个铁钩上。

    然后把开脚器解掉,抬起她一条腿,直到脚尖能触到头,再将脚上的镣铐圈挂在铁钩上,只留了她一只脚垫着脚尖触地。

    因为每天坚持练功,沈冰清的身体柔韧度极好,摆弄起来也很顺畅。

    沈千溪全程站在她身后,不停地抽插。吊起来的沈冰清被顶的一下一下往前,巨乳在胸前有节奏地弹跳,像两只调皮的兔子。

    因为被吊起来之后身体没了依仗,肉棒每次都插得更加深入,直直地顶到花心深处的宫颈口。每一下沈千溪都把肉棒全部拔出,再猛地整根肏入。

    每一下肉穴的吞吐都将肉棒紧紧的包裹住,沈千溪觉得龟头顶到了宫颈口时被卡了一下,顿时兴奋起来,之后的每次都准确地往那处撞击。

    宫颈口被肏开,沈冰清只觉得一股电流直冲全身,忍不住摇头。

    “不要,不要插那里!子宫,要被插坏了,不要!”沈千溪一只手捏着她的乳头用力挤压,一只手捏着细腰控制着她上下移动的方向。她唯一一只还能接触地面的脚也被Jack掰到了身体一侧,和另一条腿一样,挂在了钩子上。

    沈冰清现在上身依旧挺直,四肢却被聚拢到一起挂在铁钩上。她身体被控制着抬高又放下,肉穴对准鸡巴直接坐下去,这让鸡巴每次都能直接攻破宫颈口。

    “啊!不要!”沈冰清摇着脑袋,用力晃着身体,哭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