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书阁小说网 > 风月激情 > 被玩弄的大小姐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3
    。

    沈千溪笑着将手机摄录的画面递到她眼前,扳过她的脸道:“骚侄女,看看你自己这幅淫贱的样子,还沈家大小姐?在自己父母的灵堂上都能自慰到高潮,真是畜生都不如啊!我看你也就是只贱狗罢了!”沈冰清看到画面里父母的遗像,他们在对自己温柔地笑着,可是画面里的自己,光裸着身子,一脸淫乱地用手抽插自己的阴道,还呻吟出声。

    “不!”终于崩溃大哭起来,“都是你,都是你给我下药的!不是我,我不是这样,我不是贱狗!”“啪!”沈千溪一巴掌扇在她脸上。

    低声道:”我说的你就信?分明是你自己淫贱不堪,就算那淫药是真的,可你非要在灵堂上自慰,难道是我教你的?“沈冰清哑然,是啊,她为什么连想都不想,就插起自己来了呢?难道她真的是天生的骚货?抬头看到香案上父母的脸,沈冰清羞愧难当,捂着脸无声流泪,刚才她面对着父亲冰凉的尸体,竟然被强奸到高潮,她果然是个天生的骚货!“这就对了,认清自己淫贱的本质,这对你有好处。”沈千溪将手机收好,冷冷地道,“现在,去把衣服穿好,十点钟还要出席记者会。”

    第3章3、加长林肯上的初步调教(保镖们玩弄大小姐,下腰口,被轮,吞吃精液学狗叫舔肛)

    沈冰清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穿上衣服,重新在灵堂跪好的。等灵堂的大门被人推开,院子里已经有好些人等着了。

    很多都是父亲生意上的伙伴,男男女女都有。他们进门后除了按照程序祭拜一番,便是对沈冰清表示了深切的同情和关怀。

    但是沈冰清全程都在走神,因为她喝下的淫药,药效还没有完全褪去。

    她因为一直跪着的垫子很薄,动上一下膝盖都疼,虽然小穴奇痒难忍,却只能借着家属答谢磕头的机会才能偶尔蹭一下双腿。可是这却无法缓解小穴的瘙痒,淫水已经将那里完全浸湿,她没有时间洗澡,这会身体里断断续续地还有精液和淫水流出来,幸好有内裤兜住。

    沈家人丁很稀薄,沈冰清的爷爷是独子,她父亲也只有大伯父一个兄长。她的母亲则是孤儿,大伯父的妻子,也就是沈冰清的大伯母,常年旅居国外,这次沈冰清的父母出事,她也没有回来。

    沈冰清还未成年,在法律上大伯父将是她的合法监护人。也就是说,她虽然继承了父母的遗产,但是在她成年之前,这些都还在大伯父的掌控之下。

    想到以后的日子,沈冰清从心里涌上一阵阵凉意,她不仅生活要依赖大伯父,还要面对他时时刻刻的侵犯。可是她应该怎么办呢?脑子里一片混乱,沈冰清一直是个乖乖女,每天除了上学,就是弹钢琴跳芭蕾,对于生意上的事情,根本从不清楚。父母走得急,完全没有留下任何的遗书遗言,她只能听任大伯父的摆布。

    而那个男人,在提起裤子之后,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是一个慈爱的长辈,一个失去亲人痛心难过的可怜人。

    沈冰清暗暗咬牙,她应该揭露他,可是,她摇摇头,大伯父手机里的录影,就算是她报警成功了又如何?那段影像只要放出来,她就彻底完了,父亲母亲一世的清誉也完了。

    浑浑噩噩地过了一个多小时,沈冰清只觉得身边安静下来,抬头看时,灵堂里只剩下了她自己。

    门外背着光线走过来几个人,定睛看时,沈千溪带着四个男人走了进来。

    “小清,这是大伯父给你找的保镖,从今往后他们会时刻跟在你身边。”沈千溪别有深意地笑了笑,“现在,时间差不多了,咱们该去会场了。”沈冰清没办法拒绝,她是父母遗产的唯一继承人,父母出事后律师也建议给她配备几个保镖,这很合理。

    只是,她抬眼去看那四个男人,为什么她觉得他们看着自己的眼神很奇怪?甚至有些,猥琐。

    看她慢腾腾地,沈千溪有些不耐烦地上前扯着她胳膊,将人提了起来。

    沈冰清腿还有些发软,冷不防被拉扯起来,一个没有站稳便撞到了大伯父怀里,她慌张地抬头站好,却听沈千溪冷笑道:“呦,这就忍不住投怀送抱了。别着急我的骚侄女,你不是学会了肏干自己吗?待会路上自己先玩玩。”沈冰清的脸腾地一下变得通红,偷偷看一眼那四个保镖,见他们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看,更是羞愧不已,连耳根后面直到脖子都红的快要滴出血来。

    “害羞什么!”沈千溪卡着她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来,将头凑到她耳边轻轻地道,“一个骚逼而已,做这幅样子给谁看?你以为我会给你机会逃跑,或者求助吗?别做梦了,这四个人是我特意找来的,他们以后连睡觉都会跟你在一起。”沈冰清猛地扭开脸,向后退开,嘴里叫着:“不,不要!”沈千溪一把揪过她的长发,将人带到自己怀里:“不要什么?不要男人吗?那你可怎么受得了啊!大伯父满足不了你,他们四个来,要是骚侄女还是觉得不够,大伯父再给你找!哈哈!”四个保镖闻言也相视淫笑起来,沈千溪将沈冰清扔在地上,转身道:“带上车,给我看好了,不许她逃跑或者自残,让她给我好好地参加完记者会再说。”四人答应着,其中两人赶紧将沈冰清一左一右地架起来,剩下两人一前一后,紧跟着沈千溪出了灵堂。

    门外是一辆黑色加长林肯轿车,沈冰清被架上去之后连衣裙和内衣就又被脱光了。

    “别这样,求你们了!”沈冰清跪在车上,双手环在胸前,尽量压低身子,口中低低哀求。

    但是她这个样子不但没能惹来他们的一丝怜悯,反而成功激起了他们的欲望。

    不等汽车开动,他们就把沈冰清双手反剪在背后,从车子侧面的抽屉里掏出细绳捆住。

    细绳捆住双手又从双腿间穿过,勒紧后在脖子上绕了两圈,最后又在双手手腕上系紧。

    沈冰清被脖子被勒的很近,动手或是动头,都只会让绳子在阴部陷得更深。

    绳子卡在阴唇之间,深深地绷住阴蒂,受了刺激的小穴淫水不要钱似得往外冒。

    四个男人还嫌不够,又将她的扶着跪好,找来一段带有弹性的绑带,将双脚脚腕捆在一起。

    又将她上身向后压,让双脚与双手相连。

    这样一来,沈冰清被捆成了一个G字型,头向后仰着,两只饱满的奶子挺翘地立着,绳子在肉穴里嵌入更深。

    四个男人兴奋地掏出各自手机,对着沈冰清从不同角度照起来。

    不能动弹的沈冰清心中涌起强大的屈辱感,但是这种被束缚的感觉却又让她心里升起异样,只觉得浑身都燥热起来,小穴更是水的一塌糊涂。

    “快看,大小姐的淫水流到车上了!”其中一个男人兴奋滴说着,一边收